读古诗 解玉环历史
——玉环境名溯源及史事钩沉
2014-02-27 11:21:46  来源:今日玉环  作者:陈志鹏/文

  海岛玉环,历史悠久。古名榴屿,也称地肺山。据岛内出土文物考证,远在新石器时期,岛内已有人类生息繁衍。要说具体有哪些活动,文字方面未见记载。晋代以前有关榴屿的文献史料,可说是“踏破铁鞋无觅处”。最早见之史料的是东晋永和至太元年间临海太守郗愔在岛上置田庄、建别墅以及大书法家王羲之来岛上寻访隐士不遇等,类似于今天的旅游度假活动。对此,《玉环厅志》、《玉环县志》均有记载,应当可信。此后千余年,特别是玉环建厅设治以来,当政者、文人墨客纷至沓来,留下了大量的诗文佳作,当中尤其以诗歌为多。这或许是古代玉环物色鲜妍、生态环境宜人之故。上世纪八十年代,玉环县文物管理委员会编的《玉环古诗选》就有300多首入选。近年成果更多,玉环县政协文史资料委员会编有:《玉环古诗选编》、《玉环古文选》、《玉环古文拾遗》,还有玉环县历史文化遗产保护管理委员会编的《玉环文物概览》等等。这些文化遗产,对于今天的玉环人了解本县的历史面貌将会起到十分重要的作用。

  说到这些古诗,无论是叙事诗,抑或是抒情诗,都有大量作品与玉环历史有着直接的关联,甚至有的本身就是“咏史”之作。在史学界,“以诗证史”是一种治史方法,即可用“诗”为史料来证史、说史。近代史学大师陈寅恪先生曾说:“中国诗虽短,却包括时间、人事、地理三点。中国诗既有此之特点,故与历史发生关系”。基于此,本文选诗两首,以诗寻源,以诗证史,让读者在熟悉这两首诗的同时,进一步激发了解玉环人文历史的兴趣。

  一、境名溯源

     次韵宝印叔观海

    王十朋

    榴屿何年改玉环,望中犹是旧青山。

    遗民不记当年事,惟有潮声日往还。

  从现今掌握的古籍文献来说,这是最早传递我县境名变更信息的一首短诗,这首诗许多玉环人耳熟能详。作者王十朋(1112-1171年),字龟龄,号梅溪,乐清县人。天资聪颖,少年时所写文章,就有忧世拯民之志,自题书室为“不欺”。南宋绍兴二十七年(1157年)三月,省试及格,高宗面试进士,王十朋以揽权为对,辞语鲠切,议论醇正,竟擢为第一(状元)。王十朋曾提出起用张浚、刘琦等主战人士以图恢复中原等建议。因其爱国忠君,太学生列王十朋为“五贤”之首。隆兴二年(1164年)至乾道六年(1170年)历知饶(江西上饶)、夔(重庆奉节)、湖、泉诸州,恤民隐,有政声。不久,告病还乡,以龙图阁学士致仕(退休),同年病逝于家,赐谥“忠文”。著名理学家朱熹敬重其人品,称赞他“光明正大,磊落君子也”。

  王十朋一生诗文论著极多,由他儿子汇集成《梅溪王先生文集》,共五十五卷,后被收入《四库全书》。

  这首诗是王十朋《次韵宝印叔观海三绝》中的第二首,原载《梅溪后集》第六卷,为光绪《玉环厅志》所引录。次韵,亦称步韵,与人和诗的一种方法,即按别人原诗的韵脚作对答性的诗。宝印叔,作者的叔叔王宝印,与作者诗作往来甚多。本诗即是作者与其叔叔的往来诗作之一。三绝,即绝句三首。关于榴屿这个地名,作者有个注释:“木榴屿一名石榴屿,俗传避钱王讳,故改名玉环。”这个自注,从今天来看十分必要,非常宝贵。遗民,劫后遗生的人称遗民,可理解为当地民众。但从这首诗的意思来看,此处当指作者自己,是文人对自己的谦称,因作者经历了北宋亡南宋迁逃杭州这一重大劫难事件。

  这首诗虽文字浅白,但诗中提出的榴屿改名玉环这件历史旧案,却给后人留下了诸多疑问。关于境名榴屿何因何时改名玉环,尤其是“玉环”两字的来历问题,虽然“往事越千年”,但至今依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上个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初,玉环县政府在修编《玉环县志》时,许多史志工作者及文史学者曾围绕上述问题作了大量有益的探索和论证,并形成了许多共识。有些成果已被《玉环县志》所采纳。归结起来,大致如下:

  (一)榴屿何因何时改名玉环

  现版《玉环县志》明确表述:“避吴越王钱镠讳,木榴屿改称玉环山。”这个结论点出了木榴屿改名的朝代和原因,字简意赅,具有丰富的史料依据。现将有关史料罗列如下:

  明永乐年间(1403-1424年)《乐清县志》卷二载:“玉环山,去县东南二百里,在海中。顾野王《舆地志》:‘乐清东南海中有地肺山,一名木榴山。’避钱王讳,改今名。”明嘉靖年间(1522-1565年)《太平县志》以及清康熙年间(1662-1722年)《温州府志》、清乾隆年间(1736-1795年)《温州府志》、《台州府志》等均载:“避钱王讳,改今名”。

  除上述地方志之外,可以肯定王十朋这首诗原注更具史料价值,理由如下:从时间上看,这首诗早于上述志书数百年之久,而从作者生活的年代来看距改名年代时间最近(不到二百年),况且作者写这首诗时的玉环岛还是他家乡乐清县的一个辖区。从作者《次韵宝印叔观海三绝》中的其它两首以及他的另一首诗《送凌知监赴玉环》来分析,作者不止一次登上玉环岛,并对玉环岛的情况相当熟悉。他笔下的玉环是“极目望官所,沉沉烟霭积。清有濯缨水,白有漱齿石”(详见《送凌知监赴玉环》)。由此可见,王十朋应该是已知的用文字传递“榴屿改名玉环”这条信息的第一人,换言之,即后人关于“榴屿因避钱王讳改名玉环”这个定论是源于王十朋这首诗的。

  上述所引史料(包括诗注)一致确认改名原因:“避钱王讳”。那么这“避钱王讳”究竟是怎么回事呢?为了进一步说清榴屿改名玉环的原因和时间,下面再谈谈“避讳”这个中国封建王朝时代特有的“怪现象”。

  众所周知,古代中国是一个专制横行的国家,帝王之权高于一切,大家都得顺从帝王的意志办事。避讳,是中国封建王朝时代特有的制度。名讳是个大忌,皇帝、国王以及开国皇帝的先辈、历代太子的名字是谁也碰不得的,一不准写,二不准说,三不准用。如果碰上那个字,就得改形变音,这就叫避讳。在中国古代历史的长河中,因这个制度陋习,不知有多少人名、典籍之名、地名被改得面目全非。尤其是地名的改变比比皆是,以致造成了许多地名混乱。史籍以一地误为二地,或误合二地为一地的情况,时有发生。即使不发生错误,也够令人目眩。

  据《中国地名史话》一书介绍,汉文帝名恒,即位后改恒山郡为常山郡。汉景帝名启,即位后改启封为开封。隋炀帝名广,改广州为番州,改广陵郡为江都郡,改广安县为延安县,因此而改州县名34个。

  再据《十国春秋·吴越》一书介绍,因后梁太祖朱温父名诚,诚、成音同,改乐成县为乐清县。为避吴越国王钱镠名讳,改苏州虎疁为浒墅,改“留住”为“驻下”,改“刘氏”称“金氏”,改“留氏”称“田氏”,更为有趣的是竟将水果“石榴”改叫“金樱”。

  木榴就是石榴,石榴既已改名,木榴怎能放过?因此,木榴屿更名为玉环屿或玉环山也就不足为奇了。

  改名原因搞清楚以后,至于改名的时间也就基本明确了。根据上述大量的文献资料进行推断,榴屿改称玉环的时间当在乐成改称乐清后不久。关于乐成县改名乐清县的时间,现版《乐清县志》是这样记载的:“五代·梁开平二年(908年),为避梁太祖朱温父朱诚讳,吴越王钱镠改乐成县为乐清县”(详见《乐清县志·大事记》)。这段文字,将改名原因和时间说得十分明确。

  时间定格在公元908年,那么这一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使得吴越国王钱镠要将自己管辖之地乐成县改名乐清县呢?换言之,后梁与吴越两者之间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

  这是一段极为复杂的历史,上一年即公元907年,大唐帝国灭亡,中国从此进入了“五代十国”战乱时代。本文根据有关历史书籍的记载,将上述问题作一简要的分析介绍。

  唐朝末期,黄巢起义失败后,唐王朝元气耗尽,名存实亡,各地节度使(后世称军阀)拥兵自重逐鹿中原。在相互攻伐中,朱温成了天下第一强藩。至唐末,他已拥有黄河中下游广大地区并完全控制了朝廷。公元907年(唐天祐四年),被唐昭宗封为梁王的朱温(也叫朱全忠,称帝后改名朱晃),篡夺了唐朝政权,自行称帝,建都开封,改元开平,国号“梁”(史书称“后梁”)。朱温称帝后,后梁最盛时疆域约为今河南、山东两省,陕西、湖北的大部分以及河北、安徽、江苏、山西等一部分,基本统一了黄淮流域。而此时吴王国国王钱镠实力远不如后梁,疆域十分狭小。梁太祖朱温即位后,封钱镠为吴越王兼淮南节度使,开平二年(公元908年),加守中书令,以示荣宠和拉拢。而钱镠为了自保地盘,也主动向朱温效忠,对后梁政权持君臣之礼。这就是吴越国王钱镠主动奏请改乐成县为乐清县的真正原因。同理,为避自己名讳,将乐清县辖区木榴屿改名也就顺理成章了,而此时的乐清县隶属温州管辖,正好由钱镠之子钱傅瓘担任温州刺史。现版《玉环县志》将榴屿改名玉环的时间确定在公元908年(志书称“天宝”元年,系吴越国纪年)应该没有问题。屈指算来距今将近1100年,正是上文说的“往事越千年”了。

  (二)境名“玉环”两字的来历

  一般来说,一个地方名称的含义出处应该是比较明确的,诸如浙江、黄岩、清港、钓艚等等,含义十分明确。但宝岛玉环偏偏不像上述地名容易理解。从避讳的角度来看,大多只是改形变音而保留原义的。如上文说的恒山郡改常山郡,启封改开封,广安县改延安县等等。而“玉环”与原名“榴屿”既不同形同音也不同义,这种情形在地名史上比较少见。玉环人的老乡,南宋状元王十朋,他在《次韵宝印叔观海》诗的自注中只讲了改名的原因和朝代。至于“玉环”两字的来历,他没有提及,是他不知道还是觉得没必要抑或限于字数的原因,今人不得而知。

  按常理来讲,改地名也算是一件大事,只有当权者即官方才有这个权力。那么,谁是命名者呢?是钱王本人还是当年的温州刺史或乐清知县呢?史志没有记载。上文说过,改名至今已越千年,现在想找到佐证史料十分困难。我县自清雍正六年(1728年)设厅建治至今已历280多年,共修成志书三部(其中古志两部),每部志书间隔百余年,属于史志稀缺之地。加之明代清初,二三百年间因倭寇进犯,官府机关、岛上居民数度迁徙,昔日人烟稠密的宝岛逐步成了野兽横行、人影绝迹的荒岛。官府的文件资料早已荡然无存了。

  其实,关于境名“玉环”两字的来历问题,早在《特开玉环志》(清雍正十年1732年编成)和《玉环厅志》(清光绪六年1889年编成)这两部古志编修时就已碰到了麻烦并产生了矛盾。

  《特开玉环志》卷之二“山川”一节是这样记载的:“玉环山,宋高宗南渡遗玉环于此,故名”。而《玉环厅志》卷之一“舆地志·叙山”一节是这样记载的:“玉环山,诸山总名也。旧志,宋高宗南渡遗玉环于此,故名玉环。《太平县志》、《府志》、《太平寰宇记》:玉环山又名女山,状如玉环,形势回旋,一名木榴屿,又名地肺山,在海中,周五百余里,去郡二百里。上有流水,洁白如玉,因以为名……”

  以上我们可以看出,光绪《玉环厅志》在雍正《特开玉环志》“遗环说”之基础上多了一说即“地理说”。而且《特开玉环志》的“遗环说”实际上已被光绪《玉环厅志》所收存的资料本身所否定。资料表明:境名“玉环”一词最早出现在《太平寰宇记》中,而该书成于公元976-983年间,早于宋高宗南渡时建炎四年(公元1130年)将近150年时间;而王十朋(公元1112-1171年)在《次韵宝印叔观海》诗中说,“榴屿何年改玉环,望中犹是旧青山。遗民不记当年事,惟有潮声日往还。”可见当时“玉环”一名早已成为既定事实,人们连什么时候改称“玉环”都已记不清楚了。因此,当然不可能是因为当朝皇帝遗玉环于此才改称的。所以,“遗环说”已为历史事实所否定,已不成其为“一说”了。这也就是《玉环厅志》的“地理说”成为至今主流说法的原因。

  上世纪80年代中至90年代初,编修《玉环县志》时,关于县名“玉环”两字的来龙去脉问题,再次引起了县内外许多文史学者的关注。金新寿、洪坦、王禾文、应万里等人先后发表了关于县名“玉环”两字来历的探讨文章。金文主“地理说”,洪文持“音转说”(大意是:即由“木榴”音变雅化为“玉榴”,然后乃避钱镠讳而改今名),王文主“贵妃说”(大意是:即命名者在命名时将木榴山的地理形势与古代名人杨玉环仙居的海上仙山蓬莱岛的形景联想在一起而名命),而应文则持“状貌说”(类似“地理说”,大意是:因此岛周围环水,具有地形状貌近似圆形玉环之特征并由此而得名)。由于各持一见,引起了历时数年的争鸣。

  与此同时,当年的县编史修志办公室曾动用相当多的人力、历时数年去全国各地查找收集史料,可惜没有找到关于县名来历方面的确切答案。而县志作为信史,不能仅凭现有的间接资料加上分析探求而作出结论。有鉴于此,当年《玉环县志》编辑委员会回避了这一棘手问题。《玉环县志·附录一·境名史料选辑》用这样一段文字,为本次争鸣作了圆场。现摘录如下:

  宋元明清时期的玉环乡、玉环厅(玉环州)以及民国时期的玉环县,均因境内玉环岛(俗称“玉环山”)而得名。习惯称呼中的玉环山,即今之玉环本岛,历史上名称不一。从各种古籍记载来看,在唐代以前,主要称“地肺地”、“木榴屿”,或作“榴屿”,也有讹记作“木履山”、“木陋山”、“地胏山”、“木溜”等,诸名并见。唐及五代初,始有“玉瑠”、“玉瑠山”之称。五代后梁开平二年(908年),为避吴越王钱镠名讳,改为今名。至于玉环名称的由来及含义,历来诸说纷纭,本资料不录。

  这或许就是至今我县在各种不同场合和文本资料中介绍玉环时,口径不能统一的真实原因。

  《玉环县志》出版发行至今已20多年了,本人作为这部志书的编纂者之一,至今仍经常思考这一问题。我认为还是“地理状貌说”比较接近事实。理由有二:一是光绪年间编的《玉环厅志》所据史料比较充足可靠;二是玉环先前的两个旧名地肺山和木榴屿皆因地理状貌而得名。地肺、木榴、玉环三者虽然音形义不同,但均具有地形状貌近似圆形之特征。古代玉环岛孤悬海上,四面环水,地形状貌近似圆形,往昔以其状似肺脏,附着于地表,随着波浪翻滚,而呈起伏沉浮之状,犹如肺在跳动,故称地肺山;也因地形状若木榴果而称为木榴屿。此种情形的岛屿在今玉环境内比比皆是:诸如鸡冠山、冲担屿、大麦屿、小麦屿等等,均以岛屿地形状貌而得名,应可作为印证。而清代《温州府志》和《玉环厅志》均记载:玉环山“状如玉环,形势回旋”,均以“玉环”来形象比喻玉环岛近似圆形之地形状貌;且岛内群山环抱,其山形地势呈起伏回旋之状。清代雍正九年(1731年)委办玉环厅城城工的江苏宜兴进士路觐在《玉环胜景》诗中写道:“沫激涡漩喷复咽,玉盘抛落还珍惜”(详见《玉环古诗选》),其意是:大海波涛汹涌,漩涡喷咽,玉环岛好像一个大“玉盘”抱落大海中,令人珍惜。

  用以上两点理由证明地理状貌作为玉环境名的来历,虽有拾人牙慧之嫌,却也是本人多年思考的结果。

玉环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技术支持:中国玉环新闻网
地址:玉环市政府大院内 电话:0576-87232810 传真:0576-872215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