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80后博导齐俊桐: “科学网红”应该越来越多
2018-01-08 11:33:12  来源:新华网  作者:

  如果无人机也有智慧的话,那么经过一飞智控(天津)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一飞)董事长兼CEO,天津大学教授、博导齐俊桐“调教”出来的无人机,搞不好比你还要聪明!这些安上了“大脑”的“高智商”无人机,正在不知不觉中改变我们的生活。而给无人机安上“大脑”的年轻博导齐俊桐,也逐渐从幕后走向了台前,成为了网友眼中的“教授网红”。这位年仅36岁的青年博导并不排斥自己的“爆红”,“科学家其实应该进入‘网红’圈,占据一点分量。”

  和每一个热爱航模的男孩子一样,齐俊桐的“蓝天梦”也是从小就有。“小时候特别喜欢飞机,所有的飞行游戏都玩了个遍,那时候就喜欢飞的感觉。”如果不是视力受限,今天的齐俊桐应该是个帅气的飞行员。

  大众概念里的无人机,大多在航拍时派上用场。但齐俊桐团队研发的无人机却有“三头六臂”,在航拍之外,还能喷洒农药,甚至是运送快递,聪明得仿佛安上了一个“大脑”。在央视《机智过人》节目里,一飞无人机俨然“长了眼睛”一般,聪明得让主持人高博和观众只有连连喊“哇”的份儿。齐俊桐和他的高智商无人机再度登上网络热搜,不少人忍不住打趣,“齐老师看来要进娱乐圈了!”

  进娱乐圈虽是个玩笑,但齐俊桐对于走上各种舞台,对在不同场合宣讲科普知识并不排斥,“可能有部分人觉得,教授就应该是默默无闻的状态。但我本人并不排斥,我觉得‘科学网红’应该越来越多。”齐俊桐说,“我小时候,就特别盼望能有一个教授来给我讲讲未来机器人的发展前景,我觉得这对一个人的触动和引导作用是不可限量的。”在齐俊桐看来,科普并没有场合之分。“我给很多中小学生都做过科普讲座,每场讲座可能只有45分钟,但给孩子们带来的触动会持续好多年。可能过几年他们想不起来我了,但他们会记得,有一个大学教授来给他们讲过机器人。那些孩子里,说不定就有将来考入清华北大,甚至是成为院士的苗子呢。”

  “小时候特别喜欢飞机,所有的飞行游戏都玩了个遍,那时候就喜欢飞的感觉。而且招飞的宣传片特别帅气,穿着制服,戴着头盔去飞,我可羡慕了。”如果不是视力受限,今天的齐俊桐应该是个帅气的飞行员。“蓝天梦”被招飞体检狠心击碎,齐俊桐可不甘心,“当时我就想,反正自己飞不了,考大学时干脆就学和飞行器设计相关的专业,操纵飞机去飞。”

  带着一纸录取通知书,齐俊桐来到了天津大学自动化专业。本科四年的学习,这个颇具前沿意识的“飞机爱好者”逐渐摸清了未来发展的思路:飞机可不仅仅是“有人开”这么简单,还有一种飞机“没人开”,但照样能够飞上天空。彼时,国内关于“没人开”的无人机研究才刚刚起步。考研时,齐俊桐以全所最高分的成绩考入沈阳机器人学国家重点实验室,跟一位美国归来从事无人机研究的导师“学艺”。人生“开挂”的经历就此正式拉开序幕,虽然国内的无人机研究“前无古人”,但齐俊桐和几个师兄师弟却将这句俗语的后半句改写成了“后有来者”,在经费紧张,可借鉴的内容几乎一片空白的情况下,他们成功研发出了救灾无人机等“高智商”、可以用于实地作业的无人机,实现了国内相关无人机研究零的突破。“我当时职称评得比较快,和最初的无人机研究是有关系的。因为你做的是从0到1的事,这个就是第一个机遇,看你能不能抓住这样一个从0到1的过程。”

  2013年雅安芦山地震,救灾无人机迎来了一次真正的“大练兵”。从芦山回到沈阳,齐俊桐和无人机都得到了所里的嘉奖。按理说是件特有成就感的事儿,但齐俊桐却高兴不起来。

  齐俊桐和同事们带去现场的3架无人机,被芦山百姓当做了救星。无人机每每起飞搜救,都会引来蜂拥围观。“按照正常情况下我们的操作,飞机起飞时是需要周边人员尽量远离的。但当时的情况实在太特殊。”齐俊桐到现在都能记起当地百姓期盼的眼神,“不少人都会围过来问,‘我家在××,你们什么时候可以去救援?’”

  飞机救援的规模效率远远跟不上灾区的需求,齐俊桐用“低落”形容自己当时的感受,“去了一次现场后发现,实地的无人机搜救和单纯搞无人机科研真的不一样。”研究的数据和论文看上去“很成功”,但真正应用到实际,还是和大家的期望差距很大。齐俊桐觉得,技术引领的最终目的是满足群众需求,“这也是我决定从研究所出来,自己创业的原因。如果单纯在实验室里,可能你的价值就已经相对有限了。这样的无人机技术,也真的到了该规模化的时候了。”

  2015年,齐俊桐离开沈阳机器人学国家重点实验室,来到天津创办了一飞。身份一下子从“甲方”转为“乙方”,齐俊桐起初有点不适应。“以前各种创业大赛,都是我坐下来听别人讲,自己真正开始创业后,我需要站在台上宣讲,还要回答各种问题。”

  心态的调整对于做什么都胜人一筹的学霸来说其实不算大事儿,但真正学会如何打理好一个公司,可不是关起门来处理飞行数据这么简单。“我是搞技术的,我更擅长的是把一个东西从没有做到有,但是我不擅长的是把一个东西从有形成规模。”将高智商无人机“批量生产”,实现从十到一百再到千万的过程,需要的不仅是科技,还有供应链、经营和管理等。“我们最大的困难是客户等着要产品,我们自己干不出来。”齐俊桐丝毫不避讳自己在创业初期遭遇的困窘,“有一款产品,飞机里用到的一款传感器是国外生产的。由于大批量购买等原因,美国的供应方没能如期交货。传感器不能到位,公司就只能停工。”三个月的停工期,让一飞丢失了一些客户。栽完跟头的齐俊桐为自己的创业交出了一大笔学费。管理知识的欠缺,显然是这个科研天才的一大软肋。“我做好了心理准备,还有意识地去读一些管理学的课程。但任何学的东西到你实际操作的阶段,都有很大的差别。尤其是像我们这样的科技公司,没有可借鉴的范例。”

  “以前做事儿,总觉背后‘还有人’顶着,但现在的我,需要直面问题,因为我是团队的带头人。”齐俊桐如是说。

  跟着齐俊桐创业的科研人员还有8人,如今的他们,都已经成为了一飞的高层核心,一飞的规模,也从创业初期的9人扩大到了今天的100多人。齐俊桐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当初科研院所的同事心甘情愿地放弃“国字头”的银饭碗,来到天津创业打拼?“我跟大家说,我不能保证公司上市,不能保证大家都变成亿万富翁,但我能保证的是,大家的能力都能提升,因为在这样一个创业公司的成长速度,肯定比在一个大的单位当螺丝钉要快得多,学习的领域也将更为广泛。”

  齐俊桐的口才在科研人员中是少有的流利,他自己的心态也在不断发生变化。他拿接触媒体举了个例子,“其实不是‘口才好’,只是说话更加自在了。一开始我还会‘思来想去’,后来我发现,讲出自己的真实想法其实才能更打动人,所以我现在就把心里最直观的想法用更直接的方式表达出来。”

  对待工作,齐俊桐是个标准的“处女座”。“齐总对于PPT和文档的要求有多高?会精确到字体和页边距。”一飞的员工向记者“倒苦水”。但齐俊桐这样要求,却大有深意,在他看来,只有将工作中的一切细节做到极致,才能够产生完美的产品。

  随着公司经营得越来越好,齐俊桐也迎来了自己新的身份:2016年,母校天津大学向他抛出了橄榄枝,希望齐俊桐可以回学校执教鞭,给学生们讲一讲无人机领域的前沿知识。在天津大学,齐俊桐还担任了学校机器人与自主系统研究所副所长。回到自己熟悉的电气自动化学院,齐俊桐没有半点“衣锦还乡”的高调,他的办公室甚至连个教授门牌都没有。“我的导师把我从0带到了1,我也想带学生,想着怎样复制更多的我。导师对我的培养非常好,我会把经验继续传承下去。”

  虽然做人低调,但挑起学生,齐俊桐却有着力排众议的“特立独行”。刚刚过去的保研季,齐俊桐破天荒地录取了一个来自本二高校的学生,还一下给了直博的名额,这让学院里的老师大跌眼镜。“有没有‘帅才’,能不能管理团队;能不能带动其他人;是否会在某个领域有别人无法企及的优点,这些更是我挑学生的几点标准。我不会单看你是否来自985或者211。”齐俊桐表示,自己坚信“英雄不问出处”的理念, “其实,我想看看我的选择对不对,五年后能不能出一个好的成果。”

  对别的孩子期望值这么高,对自家女儿,齐俊桐却完全“放养”。“孩子现在上幼儿园大班了,这之前我却从没接送过她一次,甚至,女儿自己都习惯了。”女儿眼里的齐俊桐,不是在“玩手机(发邮件)”,就是在出差或是加班。齐俊桐说,自己已经开始“痛改前非”,“孩子的成长,我也不能缺少太多陪伴。所以我现在主动承担的一个任务,就是早上起来把她送到幼儿园,然后再去上班。但就算这样,一周能送个三四趟也就不错了,因为剩下的时间,我可能又在出差的路上了。”

  快问快答

  Y=紫牛新闻记者杨甜子

  Q=齐俊桐

  Y您对飞机这么痴迷,孩子是否得到了遗传?将来考虑过让孩子“子承父业”吗?

  Q我女儿经常会闹着要到我的公司里去看飞机模型。至于孩子的将来,我觉得只要她的选择不偏离大方向,我不会去过多干预。

  Y创业公司加班是“家常便饭”,您的作息时间呢?

  Q在公司工作到晚上八九点回去,可能有的时候晚上会有个电话会议,一般到11点左右也就差不多了。第二天早晨6:00我会起来跑步或是游泳。早起锻炼的这半个小时工作效率特别高,没有手机,没有别的声音,从水下世界归来,你会发现这个世界是全新的。

  Y给您的三个身份“公司领导”“大学教授”和“父亲”分别打个分。

  Q公司领导打90分吧,我觉得我还是个合格的领导。在学校,老师同学和我的关系都不错,老师身份给80分吧。父亲这个身份……嗯……60分,继续努力。

  Y如果一天有25个小时,多出来的这一个小时你会用来做什么?

  Q我真的可能还是在办公室里边。现在时间不够用,这是实话。

  Y生活中只有工作,会不会太枯燥?工作以外的时间呢?

  Q我的运动细胞还是可以的,挺喜欢踢足球。学生时代还因为踢足球延误了开学的日期。现在在公司,偶尔也会和公司同事们出去踢球。


[责任编辑]:张滨
[原标题]:80后博导齐俊桐: “科学网红”应该越来越多
[原地址]:http://education.news.cn/2018-01/08/c_129785360.htm

专题报道
第二届台州网络文化节
浙江省第九届网络文化活动季
2018·亚洲旅游影视艺术周
八八战略十五年视频展播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最美基层干部
图片新闻

玉环第三届“万步有约”职业人群健走激励大赛圆满落幕 玉环第三届“万步有约”职业人群健走激...

大麦屿:加强食品安全监管 助推创国卫工作 大麦屿:加强食品安全监管 助推创国卫...

芦浦镇芦北村:“和合客厅”里议村事谋发展 芦浦镇芦北村:“和合客厅”里议村事谋发展

我市举行“三治融合”文艺晚会 我市举行“三治融合”文艺晚会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