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钱广德:信使跨海传情
2018-06-08 14:30:15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谢冰清

  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对钱广德来说,仅是他人生的一部分,“都是很平常的事情。”2018年的春天,钱广德又一次回到了家乡,回家的第一天,他就跟妹妹说,“给我煮一碗薯丝粥。”薯丝粥是清汤寡水的味道,米和薯丝泾渭分明,喝一口,却能从平淡中觅到一丝甜味,也是钱广德最想念的家乡味。“世界上最真挚的爱是对食物的爱”,萧伯纳的这句话钱广德并不懂,然而他已经把深沉的情克制住了,只要每天能够吃到家乡味便已足够。

  和所有离开家乡的玉环台胞一样,1955年钱广德去了台湾,那一年他20岁。他是鸡山火车人,家里有母亲和妹妹,和父亲钱忠友被带到了台湾后,也曾和所有人一样以为只是暂避风头,没想到一走就是几十年。在台湾的种种艰难生存已是往事不可再提,人在异乡骨肉分离,就算笑着也是苦涩的,又怎能吃得畅快睡得安稳呢?但是对钱广德来说,仍要笑着勇敢活下去。直到1984年9月,有个契机能让他跑船赚钱,船员证是9月21日拿到的,出发则是在10月左右,那一年钱广德已49岁。海上的旅程是很枯躁的,路程也很漫长,一走就是几年。他终于能够暂时不考虑生存问题,有了更多时间去想一些别的事情。想故乡也有一片海,鸡山也像是一条船,在茫茫的大海中央,有时候夜半海风吹过,呼啸着像有人在耳边哭泣。可以放空的时间多了,他便份外想家里的亲人,想问家中的母亲、妹妹可安好?一日三餐吃得可好?日子过得可安稳,妹妹可曾有婚配?写着写着就泪水涟涟,千言万语诉诸笔端却不敢太过放肆,怕自己的思念之情太泛滥,会令家中亲人伤心。

  “搬家的时候信都理掉了,其实刚开始那封信写的是什么也记不得了,应该没有写太多话,也不敢写太多,毕竟不知道能不能到她们手里。”

  船在码头靠岸的时候,钱广德将信寄了出去。中国浙江玉环鸡山火车村,这是家的方位,那时候他在大洋彼岸,这份信能否越千山跨重洋,到达亲人手中呢?他只能在心中默默祈求上天,却在天长日久的等待中将希望消磨。船在海上不知道漂了多久,“有一次靠岸到英国还是哪里?公司突然有人跟我说,我有一封信,我一下子激动起来了。”钱广德所在的远洋轮是美国公司,信也是寄到美国总公司,公司再根据航线行程为船员们送去信,用以慰藉他们的漫长旅程。

  这一年是1986年,信是从中国大陆寄来的。信里还夹着一张母亲的照片,她端坐在自己火车老家的门口,母亲白发苍苍,却因为要给儿子拍照片梳了一个简单又饱满的发髻,露出了欢欣的笑容。照片的背面这样写道:摄于一九八六年春节。给儿子留念。另,妈妈身体很好。熟悉又陌生的家与脸庞让他心如刀绞,以为麻痹了的情感此刻又复苏了,捧着这封信这张照片,他泪如雨下。第2封妹妹的回信又厚又重,除了来自亲人的问候外,还有托他寻人的讯息。“大家知道我这里有个渠道可以了解到一些在台湾亲人的信息,就纷纷找到我家,托我妹妹写信来问。”都是乡邻的殷殷期盼,钱广德也将寻亲的事当成自己的头等大事,因与美国公司签了合同,一次返航需要几年,钱广德就找了个本子将那些姓名一一记录下来,哪个村哪个人,准备回到台湾好好寻找一番。

  “我们一批出来的人,互相都有联系,不过我在跑船,就要等到回台湾才能找,其实也并不费什么事情,比如信里问某某某,我回台湾了就去打听,某某某还在不在世?在花莲还是屏东?到底在什么地方,同乡也愿意去帮忙打听,也会托我在信里把他们在台湾的近况带给玉环的亲人。”跑船一次回来休假的时间里,钱广德几乎都拿来寻人,最远的一次,同乡间辗转传递消息,寻到了澎湖。他将本子上的人的近况和口讯都记了下来,写在了一封封家书上,趁着远洋轮船在国外港口靠岸的机会将信寄了出去。

  “妹妹告诉我,家里几乎天天有人来问,有没有收到我的回信,信一寄到,家里就会挤满了人,大家都想得到亲人们的消息。”那时海峡是天堃,隔绝音讯,两岸分离的骨肉亲情在漫长的时光里一寸寸被切割,痛不欲生。钱广德的家书,好似漆黑深夜里的一点星火,寒冷长夜里那点微光,给那些分离了几十载的亲人带去一个遥远却温暖的希望。

  “信的容量总是有限的,我也帮不上什么忙,就是妹妹给我一些名字,我就尽力去打听,打听到某人在某地,是生是死,过得怎么样,就传回去。”钱广德说,他没觉得自己做了什么好事,但实际上,他带来的消息让很多人欢欣鼓舞,每次他的来信都是最让人期待的,“有些人我这次回台湾没找到,他们就很失望,次次来,次次没有帮他们找到人,我自己也觉得特别伤心,只能尽力去找,直到帮他们找到为止。”钱广德曾经有一个记事本,上面写满了人名,有些人真的找了好几次才找到,“对家里的亲人来说,有个他还在世的消息就很足够了,所以我做得都是一些很普通的事情。”时间已经过去很多年了,钱广德也记不清自己找到过多少人,写过多少封信,但他直到1989年两岸正式通邮,这才停下了“信使”的工作。

  尽管书信辗转从中国大陆到美国再到钱广德手上,在信里他可以幻化母亲妹妹的相貌,但是真切回家的那一天,钱广德还是忍不住抱着母亲痛哭。“记不得是哪一年了。”钱广德说,“应该是1989年前后。”他从香港乘机到杭州,翻山越岭回到玉环,又坐船一路到鸡山。“火车那条路还是泥巴路,我老远就听见母亲的哭声。”他循着记忆找自己当年离家的那条路,汪洋大海上的这座岛屿好像没有什么改变,还没等他走近,就已经听到了母亲的哭声,像海风一样呼啸在他耳边,听到哭声,他的眼泪就淌了下来,直到他抱住了母亲矮小的身躯,两个人哭得都不能自已。那一刻,30多年的骨肉分离,三年多来的书信来往,他仍像条船航行在茫茫大海,直到真正回家,才有了真切的归属感。

  “第一次回家,我在家住了近一个月,每天都要喝一碗薯丝粥,这一碗清味解渴又解饿,我妹妹说,你怎么吃不厌,我就跟她说,我在台湾那么多年,都是靠着想这一碗薯丝粥撑下来的,你说怎么吃得厌呢?”钱广德说。现在的他时常回家,薯丝粥已不再是难得的家乡味,但依然是他最爱的味道。清甜、绵长,宛若家乡。


专题报道
浙江省第九届网络文化活动季
2018·亚洲旅游影视艺术周
八八战略十五年视频展播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最美基层干部
中国共产党玉环市第十五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图片新闻

党建主题公园 边上“党课”边健身 党建主题公园 边上“党课”边健身

娘家人架鹊桥 玉环21对外来青年职工集体结良缘 娘家人架鹊桥 玉环21对外来青年职工集体...

玉城:从“侯鸟”抓起,全民参与禁毒铲毒 玉城:从“侯鸟”抓起,全民参与禁毒铲毒

龙溪背街小巷在变美 龙溪背街小巷在变美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