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仙人脚桶”边的眺望
2017-09-15 16:26:51  来源:今日玉环  作者:王祖青

  一上一上又一上,一上上到高山上。

  迟暮沧海沉日月,乌龙苍狗骑雁荡。

  这诗,前两句是唐伯虎的戏作,后两句是我杜撰,不通平仄押韵,纯属狗尾续貂。

  丁酉七月初三,向晚,独自登楚门南山。

  时令虽已处暑,然热浪未减,一路汗流浃背,及半山路廊,已是气喘吁吁,未敢再往丫髻山之巅攀爬,遂向西平坦处慢遛几步,便上了每次登南山时,必去的“仙人脚桶”。

  站在“仙人脚桶”边上,有风海上来,透穿汗衫,凉凉的。俯瞰日落处的远天空域,但见早起的月牙和将落的太阳,一同浮在乐清湾的岛海间。天边那雷云,黑压压的如乌龙苍狗,骑压在雁荡群峰之上。云海苍茫,景深高远,甚是壮观,于是用手机顺手拍了几张照片,一时兴起,题了本文开头那首小诗,一同发在朋友圈上,嗨,点赞的还真不少。

  一块裸露的巨大巉岩,岩面是千万年风化后留下的凹凸,顶上三四个洗脚盆大小的凹坑,盛满了前日受台风影响带来的雨水,清粼粼的水,如镜子映着暗淡的天光云影,还有我那张汗渗渗的老脸。

  一颗老松,几支修竹,岩缝里的一株小广柑,一座建在悬崖边的怡乐亭,亭上一副“江山如此多娇,风景这边独好”的对子,此时的“仙人脚桶”,周遭仿佛只有这些静物,无言地陪伴着孤独的我。

  人的想象力是最丰富的。巉岩上的一泓水,来自东海上的雾气,来自天空中的云雨,滴滴答答,涓涓聚集,本来最是平平常常,但是到了这里,到了仙家吕洞宾的道场、地盘,便自然的沾了仙气,那水成了仙水,那坑成了仙人洗脚的脚桶。

  想像着八仙在巨石上的围坐,想象着铁拐李、曹国舅、何仙姑等裸着脚踝的水中嬉戏,想象着八仙从这里飞渡蓬莱的意境,我脱了鞋袜,也洗一回脚,做一回仙人。

  万籁俱寂,只有我在四处凝望。

  一朵云,从雁荡山那边飘起,通体粉粉的红。

  一条港,从漩门湾向乐清湾蜿蜒,那港水如烟,近前是淡淡的紫蓝,尽头却是半江瑟瑟半江红。

  一条大坝,如一根微张的弓弦,弦线将苔山、小青、鹰公、分水等岛屿穿在一起。

  一湾湿地,河道纵横,水草茫茫,绿海中,有大漠孤烟的味道,那风车高大的影子,已经模糊。

  一座老船城,已经不见了船和帆,小城市的框架,已经淹没了曾经的记忆。

  一座新城,高楼傍水,华灯莹街,两座跨越漩门湾的大桥,闪烁在车水马龙之下。

  一只飞鸟,在不远处的林子上盘旋,随风传来几声长长的尖叫。

  ……

  我没到过滕王阁,不知道滕王阁前,是否真有那么“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的味道,但是,眼前的漩门湾和乐清湾的景致,却是我见过的风景里,最能贴切地运用这一诗句的地方。

  一切都显得那么高远、浩渺、清奇,在这无人的黄昏,眼前的取景窗里,太像八大山人的写意山水,无需再作一丝半笔的渲染。

  欣慰之余,却总有一丝遗憾。

  亿万年来,海潮一日两次,拼了命地在狭窄的漩门口挤来挤去,弄出大大小小的旋涡,见过的人都说,那景致,就像钱江潮般独一无二,可是现在这片天地间,沧浪之声,已经渐渐远去,不然,初三潮十八水,像今天这样的日子,丫髻山下,漩门湾畔,那惊涛骇浪,有如万马奔腾般喧嚣,即使在这高山之上,寂静的夜晚,也能听见这黄河壶口般的怒吼。

  于是,我在那万家灯火堆里,寻找那一片海水肆意过的地方。

  楚西平原在近代,还是大片大片的黑色滩涂,那里,是潮水和鱼虾蟹贝们想来就来、想去就去的家园。

  时光回归到大唐咸通年间的860年,高僧启爽为了能在灵山建造灵山寺,他立于竹冈村口的大海潮头,双手合十、念念有词的他,恳求龙王“让海潮不再上涨”,不想老龙王真的为之感动,他给灵山寺让出了一方净土。

  传说很暖心,但我相信,这其实就是玉环人最早围垦海涂的起点。

  接着的千百年间,沙地塘,能仁塘,蒲田塘,樊塘,徐都塘,南塘,海泗塘,楚南塘、楚北塘、苔山塘……一塘比一塘离山要远,一塘比一塘围垦的土地要多。

  又是一个传说,元朝至正年间,楚门开始修筑马屁股至丫髻山北的南塘。工程过半,可是在现在的三角眼下的塘坤处,一条深深的海沟,潮流湍急难以填筑,成千上万的民工,早上辛辛苦苦填的泥土,晚上就被海浪急流冲得干干净净,如此反复,无法竣工,主事者实在无奈,他们想到了活人祭塘。

  夏、洪、施,三个姓,三条活生生的汉子,为了修筑南塘献出了生命。说也奇怪,祭塘后,南塘终于筑成,于是,人们在塘坤处立庙,为他们祭祀,那庙名就叫夏洪施。

  我不知道这夏洪施三条汉子,有没有一个像孟姜女一样的妻子,来南塘哭倒塘堤,但是,这故事听来,却和秦长城上万喜良的故事一样,悲悯而凄美。

  后来的楚门,弃城建城,毁塘筑塘,那都是历史变迁的缘故。

  在近代,玉环有好几次的人口迁徙,多少异乡人,他们怀揣梦想,艰难地闯玉环,现在,在街上你随便问一个人,让他上数几代或十几代,他的祖籍,一定不是玉环。

  沧海桑田,楚西平原上的每一块土地,都是楚门人“精卫填海”般向海龙王要来的。

  1977年,漩门大坝合龙,2005年漩门二期大坝建成。

  楚门从此没了海。

  楚门所有的海塘坝,几乎都成了平坦的路。

  日前,参加楚门镇的一个新建道路命名活动,同伴黄友军说出许多奇特的路名,什么煮海路、廒仓路、缸爿坦路、塘角头路等等,这些怪异的名字,初闻实在不雅,可仔细一想,煮海、廒仓、缸爿坦,这不正是说明楚门曾经有盐场吗?而塘角头,不就是海之尽头吗?

  大海,塘坝,盐场,滩涂,已经离楚门远去,那就让这些地名,承载历史的记忆吧。

  太阳和月亮,已经沉入海中,只有余晖如火,依然闪耀。

  回首来时路,南面百十米开外的丫髻山巅,高耸的离峰石,仿佛还映着太阳的余晖,它如小女的发髻,熠熠生辉。清代诗人李冀鹏,有《离峰红照》诗曰:位镇南离万丈峰,朝噋海底焰先烘。不知谁把丹砂抹,半壁斜阳分外红。

  是啊,朝花夕拾,我们总是匆匆忙忙追着太阳的脚步跑,却忘了可以停留在历史的缝隙处,去感受一下岁月的包浆,以及包浆里的那些风雨烟云。要知道,日新月异的新鲜中,不一定有我们想要的气韵!


专题报道
新时代 新征程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珍爱生命,跟交通事故说不
“创无”百日攻坚在行动
最暖台州城
新玉环 新征程 新跨越-解放思想大讨论
你好!玉环市
《挂图作战——玉环“千亿项目、五大攻坚”行动》
感动玉环 寻找身边的感动
聚焦2017玉环两会
温暖中国 情满玉环
图片新闻

又是一年手工年糕飘香时 又是一年手工年糕飘香时

清港提速工程进度 年底这条“断头路”就要通 清港提速工程进度 年底这条“断头路”就...

黑臭断头河“变身”亲水花园 黑臭断头河“变身”亲水花园

“中国诗歌之岛”正式落户大鹿岛 “中国诗歌之岛”正式落户大鹿岛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互联网管理办公室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中国玉环新闻网
新浪官方微博

中国玉环新闻网
腾讯官方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