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行走同善河
2017-12-29 15:56:36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王祖青

  日月经天,江河行地。

  秋山如染。在玉环市大雷山之巅,随斜阳西眺,但见群山逶迤,海天浩渺,云蒸霞蔚,苍茫辽阔,唯脚下一方天地,难得的是一袭平川,它自芳杜水库里,直抵乐清湾畔。平川中市井村落相连,阡陌交通互接,河道纵横,湖光掠影,其中一条长河如练似带,自大雷山脚飘过清港全境,然后缓缓入海,这河,我知道,它的大名叫同善河。

  秋日登高,是为山色而来,下到半山时,子禾兄知我意犹未尽,遂吩咐嫂子,让她带同伴,驾车从盘山公路先下,去山脚那等我俩,回头却对我说,莫慌莫慌,我带你走小路,那山涧景致,折瀑、峋岩、松涛、流泉,堪称玉环山中峡谷一绝,而且,顺便我们还可以找找同善河之源。

  果不其然。

  一泓水,在大雷山麓的半山腰上,静静地置着。清粼粼的水,在山风中漾着微澜。树影婆娑间,有水叮咚。我知道,这叮咚之声的源头,一定在那天尽头,可惜今天我是无法去寻觅了。下到水库底下时,石缝间,有一股清泉在静静流淌,细流娟娟,绕着草丛、石块、树根,时隐时现。口渴的我,面对白花花灵动的山泉,用手捧了一口,那水清冽、甘甜,我想,它应该算得上同善河之源吧。

  这是一条幽深的山涧,听说早年溪涧两边,住有一村子人家,人们叫它竹节坑。那名字是否因为溪涧边上,种满青青的翠竹而得名,我是不得而知。沿着石级往下走,那一脉清泉,跟着我们滑过爬满苔藓的岩石,淌过一段平缓的竹荫,然后有山间几条小支流汇集,水流骤然丰盈许多,在一处陡峭的岩壁上,溪流义无反顾的跳下,它落在一口小潭里,撞出一片水花,那水花没在潭里等我,它一溜烟,又跑下了另一座悬崖。

  苦竹、老松、未红的枫、地上硕大的百脚虫、从没见过的枯叶蝶、阴翳下路边黑溜溜的山乌子、转弯处,那宽宽的水流收集成束,在一个凹槽似的岩缝里拼命的挤,所有的这些静的动的物事,在这山沟沟里,都让我撩着拨着,恍惚间,身子轻盈起来,似梦如醉,忘了小脚肚上,那一阵接一阵的颤抖疼痛。

  一道白墙,不,转眼却是一座小楼,独自屹立溪边的山坡上。青青草,长满了前庭,荫荫树,覆盖着半壁楼房。这小楼半簇新,荒废已经有些时日。子禾兄说那是曾子敬生前建造的“半间云”。哦,曾先生我曾见过一面,性情中人,身在官场,却心如野鹤,他爱家乡山水,常为家乡的建设奔走。他痴迷这水云涧似的地方,想效仿东晋隐士葛洪,于大雷山深处结庐参禅,修身养性,可惜天不借年,几年前死于非命。

  战战兢兢攀着悬崖,跟着水流跌宕至一个深潭前,这水声,如笙似琴,跟古画里的高山流水、林泉幽谷一脉相承。至山脚,溪水被一道小坝拦截,又从豁口满溢。坝内水深盈尺,有小鱼在水中游动,有蝴蝶在水草上飞,有果农正从溪里打水,浇灌着山坡地里的一片橘园。走在成片的橘子树下,橘香盈盈,青青黄黄的橘子,散发着淡淡的幽香,那气息,仿佛饮了三生三世的橘子普洱茶,淡雅醉心。

  都说芳杜山里橘子甜,原来,人家是用“农夫山泉”浇的水。

  走出坡地,上了车,沿小溪过柏树台门,远远的看见两棵千年老柏树,枝蔓苍虬缠绵,如一对老夫妻,相依相偎。哦,岁月弥久,愿二老绿颜永驻,今生安好。

  转眼便是芳杜水库。

  “一折青山一扇屏,一湾碧水一条琴”。这是清人刘嗣绾咏桐庐山色的诗句,却很是适合眼前芳杜水库的景致。你看那一折秀山如屏横陈,一湾碧水波澜不惊,一条小溪如琴弹奏,一座山峦和着白墙黑瓦的别墅群倒影水中;你看水面有渔舟荡漾,有钓者痴坐水边,有鹭鸟或栖于水中木桩,或翔于水天苍穹,那风景,在我相机的取景窗里,无论朝向何方,天地间,都是一幅醉人的“富春山居图”。

  你还记得吗,将近四十年了,那时,我曾带你和老彭,从楚门中学一起来看芳杜水库。子禾兄站在水库边上,轻轻的对我说。

  记得,记得,年轻时的事,永远不会忘。

  那还是个慢生活的年代。

  楚芳公路还没修建。

  淡水桥,玉升桥,徐都塘,芳杜塘,我们沿着同善河边的小路,从清港向着芳杜走。那时,天是瓦蓝的,云是自在的,风是轻柔的,塘河水,是可以直接挑来烧饭的,河两边的水稻田,是成片成片的,荸荠、甘蔗是一畦一畦的,柿子、文旦,广柑,是挂满庭前屋后的,当然,我们的心,也是天真无邪的。

  太阳落山时,我们到了芳杜前赵的子禾兄家。

  子禾兄的母亲,忙前忙后烧了一桌子菜,她说山里无荤腥,都是素的,只有这一大盆香葱炒河螺,是她早上刚从芳杜塘里掏来的。

  吮着河螺,喝着老酒,我们仨,那一夜,醉在青春的梦乡里。

  第二天,我们爬上九支田山,在山上俯瞰了期待已久的芳杜水库。

  回忆很暖心。我说子禾君,今晚你得请我吃河螺。

  从芳杜水库下来,便是前路村,在新建的前路廊桥前,我驻足。

  廊桥上两副西泠印社郑频书写的对子,值得一记。

  前路乃佳乡青山作伴呈祥瑞,廊桥通福地碧水回环同善源。

  凭栏远眺雷山风物开怀抱,把酒当歌清港人家乐太平。

  哦,大雷山,同善河,你们在家乡人的眼里,是入诗入画的。

  车贴着同善河过礁头至塘头,同善河碧波荡漾,河边绿树成荫,树中间矗立着一块巨石,上书“同善共融”四字,我问子禾兄,你可知道这四字之意和同善河的前世今生吗?

  其实,同善河就是清港,子禾兄说,古时清港,因江水清澈而得名。一百多年前,清港还是一座通海埠头,海水从乐清湾,经泗头过清港,沿着海沟可直达芳陡埠。后来,一个叫云香的太平人,来清港围海造地,他筑成外塘堤,并在泗头建造陡闸,使清港不再遭受海潮侵袭。他造福乡里,与民同善、共享大片土地,此后,人们把芳杜河至清港段,改称为“同善塘”,意为纪念。

  哦,同善精神,百年前的清港人,早就和我们国家所倡导的和合文化,融汇一体。

  作为清港人,子禾兄聊起同善河,如数家珍。他问我同善河上玉升桥的故事知道不?我说我听过,玉升桥是清代咸丰年间,玉升和尚和他的徒弟,靠几十年化缘得来的银两建造的,但那故事却凄美、惨淡,玉升老和尚,甚至为建桥巨款被骗,无颜见各方施主而投清港河自尽。只有在新桥落成时,有幸开桥的新娘,细声细语吟诵的“新人开新桥,新桥万年牢。法师功德大,众生福气好。奴奴生贵子,老爷步步高。”的一段打油诗里,才能听出皆大欢喜。

  “为善者,留其名”。子禾兄说,也是我想说的。

  一只白鹭的身影,落在玉升桥边的柳枝上,水面有鱼儿跳跃,惊起一层涟漪。河中的喷泉,画着一圈一圈的七彩弧线。有钓者垂杆,有老者在水边的游步道上散步。那画面悠闲,淡雅,清奇。极静,极美。

  全长6762米的同善河,贯穿清港全境,是清港人民的母亲河,几百年来养育着两岸的清港百姓,可岁月更迭,这河水,在前几十年间,由于违法乱建,污水直排,一度沦落为黑臭河,痛心的清港人,他们“三改一拆”“五水共治”,他们清淤、驳坎、截污,他们在河两岸建起滨水景观、环城公园,终于,清港,这条古老的同善塘河,又重归清澈,亮丽。

  夕阳在清港迎宾公园前的河面上,留下一抹残红,江南水,是可以氤氲出诗意来的,广场舞、越剧清唱、免费书法培训班、《清港》杂志等一大批同善文化,在同善河两岸盛情绽放。暮色中,子禾兄带我走进清港美食一条街,在一家大排档,他真的点了河螺。我问老板,这河螺是黄岩长潭水库的吧?他说不,是本地芳杜塘的。我说本地的也敢吃?那不是污染了的吗?他说以前是污染了,不敢吃,这几年五水共治,人们的环保意识增强了,同善河变清了,河里的生物又多了,你看这河螺,养的多干净利落,等会儿包你爽口。

  香葱炒河螺,真的鲜香,有一种旧时的味道。

  (本文获玉环市“寻找最美家乡河”征文一等奖)


专题报道
美丽中国长江行
全省对外开放大会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纪念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
台州·在身边
网络中国节·清明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图片新闻

龙溪整治干鲜鱼类加工点 龙溪整治干鲜鱼类加工点

清港:人大代表助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 清港:人大代表助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

大麦屿:安全从“头”做起 彰显员工关怀 大麦屿:安全从“头”做起 彰显员工关怀

大麦屿疏港大道一级污水主干管建设工程进入收尾阶段 大麦屿疏港大道一级污水主干管建设工程...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