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与外婆的最后一次见面
2018-03-13 11:05:09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徐玉君

  我的外婆受人爱戴,我们以她为荣。记得小时候舅舅家的一位表妹骄傲地问我和弟弟,“你们奶奶有我们奶奶那样好吗?”我和弟弟反问说,“那么你们的外婆有我们的外婆那么好吗?”这一幕一直深深地印在我的脑海里,这一问一答间体现了我们大家对同一位老人的深深爱戴之情。她如此平凡,其貌不扬,佝偻着背,挽着发髻,戴着老太婆的黑头巾,牙齿全都掉落,脸上布满皱纹,粗糙的双手布满硬茧,一位看上去极其普通的农村老太太。可就是她,不光是我们这一帮表兄妹们爱戴她,远近的所有亲戚、邻居、朋友都爱戴她。

  想起外婆,思绪不由地飘到1995年元旦。元旦放假之前,接到家人电话,说外婆生病,让远在杭州求学的我和表妹香芝于元旦假期回家看望外婆。那时,没有高速没有高铁,交通很落后,回家一趟需要坐七八个小时的夜车。而且,经济紧张,手头拮据,因此我们一般不会轻易回家。接到电话后,我们早早地买好车票,迫切期待假期的到来。

  记得元旦那日,几经周折才坐上长途大巴,心里五味杂陈。在节日的杭城,打出租车非常不易,那日怎么也打不到的士,生怕错过长途汽车,内心焦灼不安。最后,只有改变方案,先坐公交车去武林广场,期待武林广场出租车能多一些,如果再打不上车,就继续坐公交至东站。在人头攒动中挤上26路公交,车辆在拥堵的道路上停停开开,路途显得非常漫长,时间却过得很快。等到达武林广场时,离长途汽车发车的时间已越来越近,我心里更加焦急。下车后,依然打不到车,转乘公交,肯定来不及了。问了很多摩托车司机,都说不愿意去东站,太堵了。只有一个摩托车司机说愿意去,但是价格翻倍。我摸摸自己瘪瘪的口袋,只剩下几十元钱了。但我别无选择,坐上了这辆黑车,若他保证将我送到车站并坐上汽车,我就按他说的价给。摩托车真的很卖力,它在拥堵的马路上见缝插针左弯右拐地全速前进。最终,将我顺利送达汽车东站,但那辆长途汽车刚刚驶离站台。摩托车司机经验丰富,说不要去检票直接带我去大巴出站口截车。万幸,终于在出口追上了这趟汽车。心里暗自庆幸出高价是值得的,但口袋里也就剩下最后15元了。上了汽车,早已上车的表妹问我怎么回事,说她让司机一定要等我,汽车才晚点启程。费了这么大周折才赶上长途大巴,我无法两言三语跟她说清楚,但也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时,售票员过来让我付款20元,说是误班费。我辩解说我已买票,让我再增加费用没有道理。但是,她威胁说我不给的话,车就不开了。车上的乘客也因为我耽误了车程而感到不悦,希望不要再耽误时间。我心里顿觉委屈,哽咽着说,要20元没有,手头只有15元,如果你要的话,就给你吧。说着将仅剩的15元扔了过去,眼泪却哗哗地流了下来。

  此时,我已身无分文,晚饭也没着落了。身在异乡的孤零和委屈之感席卷了我,使我泪流不止,我想只要能见到外婆就好了。那时,我刚入大学,在杭州人生地不熟,从来没有打过出租车,这也是第一次在杭城坐黑车的经历。

  经过这一番折腾之后,又加之长途夜车坐得很辛苦,当次日凌晨到达楚门车站时,我早已经身心疲惫,意识里只剩下“见外婆”这桩事了。家人早已等候在车站,我在迷迷糊糊中被家人接到了外婆家中。我们见到外婆时,外婆已躺在病床一个多月了,骨瘦如柴,形容枯蒿。见到外婆还能呼吸,虽然看上去比平时虚弱无力,我以为只要外婆还能呼吸就会没事,根本意识不到这或许是我与外婆的最后一次见面。外婆似乎不认识我了,当妈妈告诉外婆我们回来看她时,外婆很平淡木然地看着我。往常外婆见到我时,都会淡笑着说,“玉君来了啊。”可是这回,外婆再也没有力量说出这句话了,我的内心涌起莫名的失落,淡淡的惆怅啊。在外婆去世多年以后,我才知道外婆病魔缠身受了不少的苦痛,也才逐渐明白外婆内心的刚强。外婆得的是肝癌晚期,病魔是如何折磨外婆的呀?使得她不止一次地痛得昏厥过去,她都没有吭一声喊一声疼痛,到最后一刻还都在与病魔做着不息的斗争,默默地忍受疼痛。每每想起这些,我就不免泪眼迷蒙。

  来探望外婆的客人络绎不绝,不时会有客人前来探视。住在附近的,一天会过来探望好几回;远道而来的人有的会住下,有的会隔几天探望一次。总之,外婆的病榻之前绝不会缺少关切的问候,亲朋好友滞留在外婆的病榻之前,久久不愿离去。哪怕是如此景象,对于一个朝气蓬勃正青春意气的人儿来说,根本意识不到死神正一步一步向外婆逼近,它随时会从我们的世界里夺走我的外婆,将她带到另一个世界。元旦假期很快过去,我们又回到学校继续单调乏味的学习生活。

  待学期结束回到家里,妈妈说,外婆已经去世了。我木然地哦了一声,没想到元旦探病竟是最后一次与外婆见面了,竟成永别。总觉得外婆还活着,还在我身边,她根本不曾离去,也不可能离去,内心不曾有悲伤的感觉出现。等到夜晚来临,独自躺在床上想我的外婆时,泪水落湿了整个枕头。才逐渐意识到外婆再也回不来了,我再也见不到她,就如同我的奶奶在开学前阖然长逝与世长辞一样,再也无法触摸无法看望,她们的音容笑貌只能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回放了。内心怎不悲伤?过年时,去拜祭外婆,妈妈教我们各种注意事项,我均一一记下。到达外婆家,还是那样的台阶,那样的道地,那样的房间,门口该有外婆的身影,灶台该有外婆的身影,房间里每个角落都该有外婆忙碌的身影的。可是一切如旧,只是少了我的外婆,再也见不到外婆忙碌的佝偻的身影,我的灵魂如同缺失了一角,惆怅失落隐隐在内心升腾,这个让我魂牵梦萦的地方再不会有我的外婆了。当见到外婆灵位时,我的内心居然无所触动,不曾落泪。妈妈说,外婆去世时,大家都哭得很伤心。我哦了一声,才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落泪,可我的内心在哭泣!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每每午夜梦回之际想起外婆,常常泪湿衫襟,一种心痛只适合一个人独自体味。

  妈妈说外婆的葬礼非常隆重,送葬的人达四五百人之多,每过一座桥,就会有很多人跪下来跪送外婆过桥。按农村的风俗,每过一座桥,一般是自家的晚辈才需要跪下来送行的。但是,给外婆送上山时,相干不相干的人都跪下来了,也足见大家对外婆的爱戴感激和心痛惋惜之情。

  后来,妈妈跟我说,外婆村里老人说她梦见外婆在村子里的庙里做神仙了。我听后很开心,若世上真有神仙,外婆也是当得此神位的,她一定愿意继续帮助护佑大家的。


专题报道
第二届台州网络文化节
浙江省第九届网络文化活动季
2018·亚洲旅游影视艺术周
八八战略十五年视频展播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最美基层干部
图片新闻

离退休干部参观乐清湾大桥 为玉环建设点赞 离退休干部参观乐清湾大桥 为玉环建设点赞

全市“两路两侧”环境整治推进会召开 全市“两路两侧”环境整治推进会召开

施工不慎挖破管道致燃气外泄 多部门联合行动迅速排除险情 施工不慎挖破管道致燃气外泄 多部门联合...

龙溪农家女舞动美丽好日子 龙溪农家女舞动美丽好日子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