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南门河之韵
2018-04-20 13:38:24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林显正

  一座白石桥栏的九曲桥,河北岸扇之形向河心展开,晨曦下,桥栏上的龙凤呈祥、孔雀栖亭、丹凤竞艳、二狮戏球、双龙抢珠、鹤鹿同春、麒麟得宝、松鹤延龄、武松打虎等浮雕煜煜生辉,赋予人视觉审美的意识情感。东首“迎晖亭”头戴葫芦,楣中34种飞禽齐声鸣唱;西边“近月亭”顶聚六狮捧球,楣间10种走兽颔首致礼。仿佛互道“早上好”。

  几只不知名的灰鸟,站在河上方的线缆中,晃动着身子张头望脑,注视水中目标。突然,“嗖”地一下,有一只俯冲下来,泛起几圈涟漪,叼走小鱼,引得仍然坚守的同类摇头晃脑。

  一条河道保洁小木船,划破清晨平静的水面,唤醒了河面固定架中净化水质的水生植物,华叶微摆,晶莹剔透的小露珠欢快地蹦落小河的怀抱。

  一些早起晨练的人,九曲桥上伸腰、摆腿、深呼吸,各就各位;连接曲桥新建的游步道上,健步走的,大幅度摆动手臂,来来往往;曲桥怀抱的河心小花坛旁,闲扯淡的,三三两两围在一方,惬意地自由发挥。

  数杆钓竿倒映在微波上,垂钓者或坐或站,注目浮子的变化。“起竿”,不知哪位观钓的眼尖,轻轻地提醒,握杆的仍然没动,说“没用,是偷饭鱼”。话音刚落,只见不远处的拉弯了钓竿,“尽量竖杆,稳住”,“鲤鱼,鲤鱼”,“谁有抄网”,一下打破了原先的宁静,观者也好像自己钓到了大鱼,高兴。

  一排樟柳河畔相间,香樟葱葱,垂柳依依,千丝万缕倒映水中,近水含烟,增添了硬塑游步道的优雅。

  这是江南古镇楚门南门河的一个寻常早晨。

  这里是历史上的楚门八景之一“南浦渔舟”之南浦。

  清代增生叶芝芬《南浦渔舟》诗曰:“曲折筠岗活水来,渔歌唱和晚烟开。此中不减吴松美,网得银鲈也四鳃。”此诗赞美鲈鱼中夸奖南浦之水。南浦,古通海,涨潮时海水一直漫到南门城脚。围垦滩涂,建筑斗门,海水逐步由淡水冲变成淡水。沧海桑田,从而,河两岸水稻田阡陌纵横。浦不复存也,此河位处南门之南,故改名南门河。

  “水者何也?万物之本原,诸生之宗室也。”我国古代著名的哲学家、政治家、军事家管仲如是说。水是人类生命之源,万物之本,是我们日常生活的第一需求。

  过来人都说,我是喝家乡水长大的。不错,早时,楚门一方居民就近都得去南门河挑水,倒在水缸里用明矾搅几下,沉淀后,烧水、煮饭、洗刷。后来有了自来水,不再饮用河水,河埠头仍然浣洗棒槌声声。

  我是泡家乡水长大的。小时候,偷偷光屁股下南门河学游泳;长大后,经常下水摸鱼虾,掏石螺。从小到大,夏天在家洗澡很少,基本都在南门河水中泡澡。1971年7月16日,我们参加纪念毛主席畅游长江五周年横渡漩门港活动,楚门镇组织预游,就是在南门河进行,从南塘头下水,游到三官堂桥。

  那时候,南门河的水质很好,酿造厂做酒都是从河里取水,就是后来啤酒厂也是用河水,而且据说水的PH值很适宜。

  而后,我家门前的南门河支流长出了水泥楼房,随之,环河路产生,河北面的稻田消失了,逐步都长了楼房。我家也离水埠头远了,用水不便,于是掘了一口水井。此井不深,河水高,井满;河水低,井浅。似乎和南门河相通,我家叫它快活井,倒是水质蛮好。都说井水用得越勤水质越好,同书快餐店的饮用水均来此井免费提取。我家也把井水接入水塔自动控制,作为生活用水,洗衣洗菜冲卫生间。

  然而,没过几年,南门河的水有了颜色和气味,我家的井水也变味了,不得不撤掉水泵,改接自来水。

  夕阳西下晚霞如画,不远处丫髻山如黛。当两岸灯火次第闪烁,清风习习,南门河洋溢着朦胧的诗意。我们一拨人,不管春夏秋冬,常常饭后不约而同地来到九曲桥临水消遣。大家说说日前电视新闻,扯扯家长里短,讲讲大话,吹吹牛……戏称“九曲夜话”。天天傍水而息,自然时时想起水的利他、包容、谦卑、循规、清澈、平静、刚柔相济等品质,容易消除疲惫倦怠,恢复心灵的宁静。自从2013年我镇开始“五水共治”,夜话又多了内容。

  九曲桥怀抱的小花坛上,醒目地立着由市委常委任市级河长,镇人大主席任镇级河长,有关人员负责具体项目的治水责任公示牌。责任到人,个个留有联系电话号码,还有举报电话。这如同政府“五水共治”的宣言书,可见围剿劣V类水的决心之大,透明度之高;赋予市民监督权,也是一种无声的动员令。俗话说,管人先管好自己。要监督人家,自己必须自觉爱水护河。随着时间的流逝,领导的变迁,责任人换了一个又一个,责任牌依然挺立。

  河之南新农桥畔,两幢小高楼默默地在窥视,憧憬着春天的蛙声依旧,夏天的萤火虫再现……

  近年来,南门河边夜钓的人持续不断,邻家小龙是其中最积极的一个。他的钓位基本在小花坛的几盏照明灯下,因此常常不带投射灯,时时钓到深夜。他的钓龄可以说最长,早些年,人家都说这儿的鱼不能吃,在家放清水里养一个礼拜,烧好后还是柴油臭,他就在这儿钓了。我们都不理解,问他钓去有什么用。他说,送给人家喂鸭子。还补充说,主要是自己喜欢钓鱼的过程。是的,钓鱼和吃鱼完全是两回事,我听说过许多钓鱼的人,自己却不喜欢吃鱼。去年底,天寒地冻的一个晚上,他下了班,先到钓位下鱼窝料,然后回家吃饭,拿钓具。我问他昨夜钓到几点,他轻松地说,下半夜两点。同时,告诉我这儿的鱼可以吃了。简直疯了。我说他不折不扣地遗传了他父亲的钓鱼嗜好。

  河是流动的水,河回归河,流水不腐。如今,原来直排河流的排污管改道了,河面净化水草萋萋,九曲桥下增氧泵定时冒泡,玉环湖的水长驱直入补充,有力改善着南门河的水质。

  于是,我欣然打算重启快活井。

  夜晚,在游步道变色灯带的渲染下,南门河面的喷水秀,分外柔美。


专题报道
美丽中国长江行
全省对外开放大会
纪念马克思诞辰200周年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纪念海南建省办经济特区30周年
台州·在身边
网络中国节·清明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图片新闻

龙溪整治干鲜鱼类加工点 龙溪整治干鲜鱼类加工点

清港:人大代表助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 清港:人大代表助力小城镇环境综合整治

大麦屿:安全从“头”做起 彰显员工关怀 大麦屿:安全从“头”做起 彰显员工关怀

大麦屿疏港大道一级污水主干管建设工程进入收尾阶段 大麦屿疏港大道一级污水主干管建设工程...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