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乡愁,是五彩缤纷的
2018-06-22 15:18:51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张凌瑞 李瑾绘

  立夏,与玉环市作协一行文友结伴造访芦浦镇美丽乡村——百丈村。

  立夏有大美,铿然叩响的阳光,与奔跑的白云,奏起了一部时间华章的第一个音符。何况,“一村一品”正在芦浦这片热土上遍地开花,百丈村则依托自然特色,致力打造AAA级旅游景区。似乎乡村振兴战略让淡然的乡愁变得五彩缤纷了。不是吗?有故事的村落,似乎有一种神秘的丝线在牵引。当你看见鲜活的载体上空,飘浮着古老的气脉,尤如回望海天燃烧的一抹晚霞。芦浦的最高峰——百丈岩,是百丈村最美的风景区,山上便有关于仙人、仙水潭、仙灵的虾皮岩、周六元帅、骑岩鸟等神话与传说故事。

  百丈岩的游步道尚在建中,为图方便,我们驱车绕芦浦大坑村,往百丈岩景区进发。大坑村的山道也是刚修好的,半山腰的仙水潭已筑成小水库,库区这段路尚未硬化,又陡又窄,我不敢细看两旁的景色,一鼓作气,驶达了山顶的三仙庙。三仙庙耸立于悬崖边,甚是壮观。我却直奔主题——穿过蜿蜒于茂林的小路,来到百丈岩。

  远远望去,一块巧石立于崖巅,空旷的背景,山岚浮动,一种仙韵悠然而生。近看,太生动了,不管是岩石的纹理,还是外形,活脱脱一只巨鸟,头朝外尾向内。底部和山体豁然分开,完全是上下二石,其间的接触面很小,似天外飞石。我用力去推,它岿然不动。

  站在这个位置俯瞰,即将竣工的玉环高速和乐清湾大桥,在山海江河间,利落的画上几个几何图形,交错叠加,便向海天苍茫处飞去,一种大美让人顿觉心旷神怡!

  我与几位文友坐在崖边,聊起了芦浦的前生今世。骑岩鸟像一位暮年迟迟的老巫师,沉默不言,只合着眼帘,享受阳光的沐浴。

  芦浦,古称芦隈,在宋元以前是海峡,周边长满了芦苇,部落的子民们只能搭寮在山上,山顶的岩坡成了晒场,故名虾皮岩。明朝开始,赵、王、杜三家,合股围筑东塘,围成又被冲毁,后买了破船垫底再筑。清咸丰三年,台风与大潮汛碰头,东塘又决口,咸水冲入,民众锲而不舍,再筑。乾隆年间,江、周两家合股,在百丈岩下至周家坦外筑成朝兴塘。江、赵后人召集8家合股围筑三角眼塘。嘉庆十八年,江家围筑万安塘,围垦土地1050亩;后筑小沙头塘,围垦土地100多亩。分水村林家兄弟仨筑尚书塘,围垦土地100多亩。清朝筑成的还有西一塘、西二塘、颜家塘、乌岩人塘等。那些年,还是一片荒凉,分水山前日影低斜,漩门渡口鹧鸪啼鸣。那些年,一水相连,只能隔海相望,渡船通行。60年前,又围筑海塘8条之多。上世纪八十年代,芦西塘合股围垦成功。

  一位文友站起,面朝大海,声情并茂的诵起了杨绣丽的《精卫填海》:“一个怀抱鲜花和体香的少女,她去海边,登上无人的小舟……把心交给远方无际无涯的海岸,把身体交给了死亡的波浪……”我心有所触,抬头仔细看看骑岩鸟,它不是远古那位失踪的少女吗?诗还在苍穹飘飞,“……她振羽归来了,整个部落最闪耀的宝石……我们的征程是星辰大海--天破了,就自己补起来。在海里淹死了,就把海填起来。”

  林中传出几声鸟鸣。我侧耳分辨,似乎咕叨着:“宏——愿——,宏——愿——”

  风云变幻、光影交错,眼帘下一片片滩涂变成一块块良田沃土,分明是精卫填海的精神感召下,众志成城。

  关于骑岩鸟,这里有个神话,说有一对吸天地灵气的雌雄鸟,雌鸟经常外出觅食,寻觅采集周边作物,被雷公发现,雷公认定此鸟是妖精所化,为祸世间,遂降下雷罚,将雌鸟击成碎片,并罚雄鸟永世为石,不得化形。

  我们远眺芦浦群山,南北两山排闼送青来。遥想当年,谢康乐移舟楚门港,登上芦浦寿星山,如果百丈岩不与他失之交臂,有了他的妙笔生花,也不会出现如此拙俗的神话,凭空在旁捏造了一只雌鸟。

  我说,民间传说和历史记忆构筑“乡村密码”,揭示了人的命运在历史长河中的跌宕沉浮,看来“合股冒险”是芦浦人的遗传因子吧。大家不一说起了芦浦人的股份制创业史。

  1967年,举国上下都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时候,芦浦出了以“打硬股”的“红卫仪表厂”,全台州第一,简直是冒天下之大不韪。别说将你夭折,连贷款都给予了没收。1970年,他人还在争着姓“社”还姓“资”,这些“子民们”早已悄悄打起“硬股”,做起起了“红顶商人”。是“好”还是“糟”?反正后来股份制企业遍地开花。

  文联的张老师说,芦浦是一部山水诗,它的林间草丛掩映着历史的足迹,山顶沟底口口相传着许多凄美的故事,譬如《司义闯关》。

  元末芦隈大宅徐司官家,有五个如花女,好比五凤楼中栖。长工司义与小姐三娘,好比唐伯虎与秋香、好比张生与崔莺莺,还有丫环梅香好比西厢里的红娘。司义家有三十六亩田、三十六岗毛竹山、三十六间大当店,为了与三娘小妹的爱情,却愿意到大宅司官做长工。历经了晨担三担水、舂四臼米、犁八角田的种种刁难,冲破了大穿堂、小穿堂、两游廊里的重重机关,最后两个鸳鸯鸟搭船闯十关,冲出了“金丝笼”。

  来自外塘的黄老师问我,你晓得百丈岩什么时候最美?我怎么会不知道呢,在深秋,我曾专门登上采桑岭,去追寻六哥与五娘的陈迹。满山的红叶,从采桑岭一直到百丈岩,斑斓夺目,百丈岩似乎被血一样火一样的东西托着、浮着,令人忧伤和感动,我猜,那一定是周六与徐五娘血染的风采。

  与五娘相爱的周六,为徐府争夺被占的山场,徐司官答应,事成便将五娘许配给他。然而,事成后,徐司官反悔了。就在骑岩鸟的身边,逃婚的一对,男的死在暗镖之下,女的痛不欲生,跳下了……

  想来,骑岩鸟一定坐看了人间多少的兴废事。

  我们边走边谈,来到崖下,只见一位勇敢的年轻人,正在百丈岩上攀岩,挑战自我。这时,我的老朋友——百丈村支书薛福财,陪同芦浦镇领导上山来视察了。薛福财笑着向我介绍说:今年以来,百丈村以百丈岩国家AAA级旅游景区创建为目标,分三期打造成集休闲观光、文化体验、康体养生等多功能于一体的休闲文化旅游胜地。工程预计总投资2800多万元,现在的游步道建设还仅是刚刚起步。

  过了一周,我特意再次走进百丈村,村口的花坛上立着一块巨石,刻着“山海百丈”四个红色大字,高耸入云端的百丈岩则为背景,颇为谐调。净洁的村道两侧,植着鲜花绿树;一幢幢小康型别墅拔地而起;街墙上,画着一幅幅百丈岩的美景,宛如摊晒记忆深处的水墨长卷。被神话传说洗礼的百丈村,也被鸟语花香包围着。昔日的垃圾场,不知何时,建起了古色古香的回廊,闲来无事的几位村民们静静坐着,有一番“装饰了别人的梦”的诗意感。

  我走进村部大楼,“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专题报道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2018新时代 新梦想 新春走基层
最美基层干部
中国共产党玉环市第十五届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
新时代 新征程 学习贯彻十九大精神
珍爱生命,跟交通事故说不
“创无”百日攻坚在行动
图片新闻

“玛莉亚”吹飞干江农业效益 “玛莉亚”吹飞干江农业效益

海岛路途虽遥远,市监服务送上门 海岛路途虽遥远,市监服务送上门

玉城:积极备战防台工作 玉城:积极备战防台工作

干江:防台救灾中的红色正能量 干江:防台救灾中的红色正能量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