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追思外公外婆
2018-08-24 14:39:30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张悟新

  外公家在原玉环县原桐岭乡沙门村。1940年,刚放暑假,母亲对我说,外婆去世有6年了,外公一个人住在炮台里很冷清,叫我去陪陪外公。母亲还说,外公很喜欢你,你和他在一起,他老人家格外高兴。

  炮台在围墙里,坐北朝南,东面与横楼接卜,石砌二层,楼上西、南、北各有一个枪眼;楼下铺石地坪,三面活动板窗加铁条,光线好,冬暖夏凉。我与外公同睡一张床,各睡一头,外公怕我在夜间睡着了滚下来,两边加了一个活动护栏。

  外公一天三餐饭与舅父一家在一起。他的作息时间:每天早晨大约5点钟不到就起床了,拿着锄头或草耙到墙外菜园或田边削草。看看田里的稻叶有没有虫子,水干了没有。6点多钟外公回来叫醒我起来,他在旁边看我折被、洗脸、穿衣、穿鞋。晴天时,每天上午,外公在家里编竹篮或竹篓,或搓草绳、打草鞋,把我交给四表兄心荪(比我大一岁)去做作业或打皮球或跳绳。外公中午要午睡,要我也午睡。大约在下午3点钟起来,这时,太阳光不那么强烈,他带我到野外散步。外公读过两年私塾,能讲不少故事,他虽已70岁,记性很好,讲得很生动,他牵着我的手边走边讲,譬如三打祝家庄、三气周瑜、唐僧取经……也讲自己种田创业的历史。晚上,他带我到野外看星星、看月亮。有时还叫我背着竹篓,一起去田边钓田蟹、钓黄鳝,大都有收获;还常带我到园子里的瓜棚里看萤火。如果是雨天,外公在家仍是编竹篮、搓绳子。外公怕我刀子划着手,不教我劈竹子,仍叫我和四表兄在一起。但有时,外公要我陪在他身边,教我学搓绳。不论晴天、下雨,到了晚上七八点钟,外公就要哄我一起睡觉。

  外公讲的故事中,我记得最清楚的还是外公种田,外婆纺纱织布共同创业,怎样由一个贫苦农民家庭变成“大户人家”的历史。

  外公是贫农的独子,家里有一亩半田,几分地,从小跟着他父亲种田种地。外公很能吃苦,13岁时,春耕之后碰上大旱,外公同父亲带着冷菜冷饭,吃在田头地边,日夜在田头掘井挖池塘,挖掘了五天五夜,挖出了两眼深井和一口池塘,水井和池塘都有了水,父子俩的手掌却磨出了血泡,熬红了眼睛,颈背、肩膀的皮肤被太阳晒焦层层脱皮。水井和池塘用不上水车,父子俩就用粪杓一舀一舀向田里浇水,浇了3日,才把一亩半的稻田浇足了水。父子俩又挑水到附近地里浇番薯,浇了一天。田地里的水一次浇足了,隔六七天再浇。这年稻谷、番薯都有好收成,一家人口粮自给自足,还有少量番丝出卖。这年大旱,让乡里的几家地主看上了外公的父亲,主动租田给他,“租头”也不很高,一共租了15亩多,加上自己家里将近17亩,大多分散本村附近。外公说,父亲种田种得好,是因为种子选得好;施足肥料;在容易缺水的稻田都挖了水井、小池塘,用来蓄水抗旱。还要天天去看稻叶有没有生虫子。种田要讲究季节,耕田、耙田、播种、拔秧、插秧、摸田、施肥、放水等都不误农时。

  外公15岁那年,田间发生了虫害,叫飞蛾。外公同父亲在田间插上好几枝竹竿,竿上高悬一盏糊白纸涂桐油能防雨的灯笼,灯下放着的方凳上有只盛水的面盒。到了夜间,每盏灯笼都点上蜡烛,那些害虫见到灯光都从四面八方扑来,撞到灯笼上,掉在面盆里,死在水里。这年外公和父亲租种的田,每亩产量都比人家的高,交“租”后家中粮食自给有余,挑到楚门米行出售,赚了钱。

  墩头有一户地主,看着外公的父亲田种得那么好,又有余粮出售,分外眼红,要把“租头”提高,地主要得八成,外公说这“租头”太高,辛苦一年还要亏本,可是这个地主不让。外公同父亲商量,把这户地主2亩租田退掉。从这次,外公想到了一个道理,种人家的田受人家的气,决心将卖余粮积下的钱买田买地,种自己的田地。父亲赞成外公的意见,于是年年买田买地,把租来的田逐年退回。到外公18岁时,家中已买田地30多亩,大多也分布在本村附近。这年,意外的事情发生了,父亲得了关节病,不能下田劳动,外公挑起了种田的重担,他决定雇来5名能干的长年帮自己种田。外公说只要种好这30亩,年年有好收成,就有了年年买田买地的资本。他把冬闲变冬忙,自秋收冬种,直到隆冬腊月,外公仍带着5名长年在田头开渠修沟,铲坎边草,烧草灰,修田塍,清理猪栏、鸡圈,堆积肥料,并用烂泥一堆一堆地围封,每只大板坑储满了“田壅”,都加盖密封,使肥料发酵,施到田里有力。春节过后,开始忙着春耕备耕,最紧张的工作是筛选种子。

  外公22岁丧父,24岁丧母。外婆撑起了这个家,她很能干,里里外外一把手。她雇来3个女工,一个管养猪,扩大猪棚,养猪从5头增至10头,猪栏硬底,铺上石板,重砌地灶,能煮十五六头猪食。女工还要采猪草,喂猪食以及清洁猪栏。此外,还扩大鸡圈,养了二三十只鸡。为了让外公他们能吃到热菜热饭,另一个女工,主要任务是将早接力、晚接力,中饭送到田头地边。还有1个女工帮助外婆烧三餐饭,加上两次早接力、晚接力。外婆对长年、女工都很关爱,农忙时,每六七天给他们吃一碗“鸡蛋酒”,补补身子。每逢小年办一桌“送客饭”,还送一套衣料,如果家里有小人的再送小人衣料。在外公家劳动的长年和女工们都感到如同在自己家里一样的温暖,人人起早摸黑,自觉干活。外公自种的30亩田,年年好收成,也有外婆的一份功劳。外婆勤俭持家,自己动手腌咸菜、烘菜干、做梅干菜、糟鱼、矾海蜇等。还要送饭到头的女工一路捡牛粪、晒干后作柴火烧,节约买柴。外婆擅长纺纱(丝)织布(绢),各色品种,自产自销,一年收入不少。

  从舅父出世(1891)到我妈出世(1904),相隔13年,这期间每年买田地五六亩。由于外婆纺纱织布自产自销收入年年有赚,加上30亩自种田地年均收成不错,在我母亲出嫁(1924)前的20年间,共买了300多亩(其中典当来的田200多亩),绝大部分是水稻田,地占少数。外公54岁,外婆56岁时由一个贫农人家成了富甲乡里的“大户人家”。

  外公说,穷了生活艰难,富了要遭海盗来抢。为了防海盗,外公造了炮台,还买了两支步枪,学起了打枪自卫。外公对这么多田产,除了30亩坚持自种,其余都租了出去。外公思想比较开明,据他自己说,不忘当年苦,对佃农“租头”要宽,让佃农得大头,自己得少头,如一亩收成中佃农得六七成,自己得三四成。并声明,哪个佃农遇到各种困难或年成不好,“租头”可以少交,免交。

  外公崇尚读书,他说人不能为财死,他把田产用来做4件事:第一,用来给儿孙读书。舅父在光绪末年中了秀才。自此,人们称舅父“其吉老爷”,称外公老太爷,称外婆老太太。外公说儿子读书,女儿也要读书,请了一位家塾老师给母亲教了一年书。长孙心伦(1911-1943),毕业于上海复旦大学,妻子柯凤姐,太平(温岭)花门坊柯家人,是位教师。除次孙脑疾外,第三、第四、第五孙都是读书人,个个是社会上有用之材,成了书香之家;第二,用来造房子。花了两年时间,造了一座占地600多平方米,建筑面积200多平方米,5间高3.6米的二层楼,上有2米宽18米长的小凉楼,下有3米宽11米长的走廊。集中了几十名能工巧匠,做工精细,青田石做磉子雕的石狮子栩栩如生,柱、梁、窗、门、扶梯等都雕刻着各种图案,飞禽鱼龙,花鸟翠竹等;大屋顶上的灰雕龙凤走兽,鱼虾蟹鲸更加精致;第三,用来嫁囡。给女儿陪嫁,办妆奁“十担十杠”,有柜、橱、箱、桶、篮、龛、 床、凳及各种钖具等,一应俱全。这些妆奁的各种雕刻、嵌镶十分精美,几十名能工巧匠也花了两年多时间;第四,转向开合力南货店,但只有几年。外公到了晚年,除了自种的30亩,典当来的田全被赎回,又卖了二三十亩,余下还有七八十亩出租。

  外公富了,舅父成了秀才,但父子俩仍是穿草鞋,扛锄头,勤劳吃苦的劳动农民本色没有改变。中华民国十一年仲夏,台州府赠外公一块大红匾,上书“勤俭家风”四个金色大字。此匾高悬上间,是对外公的嘉奖,让外公、外婆的好家风光照后代。

  外公家的炮台,是我的出生地,1933年农历“七月半”,我在这里出世,没有想到却在这里与外公永别了。农历七月的一天早晨,外公照例从外面回来,我醒来时,看见外公右手抓着我的小被,倒在床前,左手还捏着草耙,足上穿着草鞋,口中白沫顺着一绺鬍鬚往下流。我摇摇外公身子一动也不动,我大叫外公他不应了。我嚎啕大哭,去叫舅父、舅妈。外公去世了,我再也听不着外公的故事。

  外公黄存通,生于同治庚午年(1870)九月初八,民国二十九年七月去世,享年70岁。外公的祖先来自福建宁德,于五代十国时期后晋(936-946)开运元年,战乱时期避难洞黄(现城南镇照国村),二十一世祖学余公开基沙门,外公属二十七世孙;外婆是玉环县桐岭乡都墩村陈氏,生于同治戊辰年(1868)四月十九卯时,民国二十三年春去世,享年66岁。外公、外婆给我母亲出嫁的妆奁中有一张四方桌叫“独立金鸡”,我从老家拿来,作为纪念。桌子是橙红色油漆,用料上乘,桌面上沿四边刻有“寿”样篆字,间有小花;桌沿下边四面刻有云头,间着花朵,桌的四脚叫作“虎腿”,雕成镂空的花卉;桌的中柱呈长正方形,四面刻有虎头项带,堪称艺术文物,这也反映了外公、外婆的智慧。每当看到这张桌子,我就想到外公、外婆。但在急风暴雨式的阶级斗争中,外公、外婆是个不小的地主,要从思想上划清政治界线。

  而在我的心灵深处一直是矛盾,是疑惑。在外公、外婆的身上充满着自强不息,自力更生,吃苦耐劳的精神,依靠自己的勤劳和智慧,改变了自己的命运,难能可贵的是,外公、外婆富了不做老爷,不做太太,永葆劳动农民的本色,视长年、女工如一家人,热情相待,不摆“主子”架子。“勤俭家风”四个金字永远在我心中闪耀。这种传统美德是我们优秀的民族精神,怎么能去“划清界限”呢!我们打倒的是封建地主阶级,但对这个阶级的人要具体分析、具体对待。现在,我就从这个观点出发去追思外公、外婆。这也是对外公、外婆的最好纪念。2010年是外公去世70周年,这年的清明节,我带着内疚的心情和女儿、外孙一起去葬在沙门镇的外公、外婆墓前祭扫、祈福,表达对外公、外婆几十年的思念之情。


专题报道
大桥梦圆时
宣讲名师集中展示活动专题
第二届台州网络文化节
浙江省第九届网络文化活动季
2018·亚洲旅游影视艺术周
八八战略十五年视频展播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老旧工业点改造进行时
网络中国节·春节
图片新闻

龙联村妇联开展大走访大调研活动 走村入户解难题 龙联村妇联开展大走访大调研活动 走村入...

出院不用为结算来回跑 市人民医院推“移动结算”方便患者 出院不用为结算来回跑 市人民医院推“移...

我市开展工间操培训会 百名干部职工“练”出健康活力 我市开展工间操培训会 百名干部职工“练...

外卖小广告“入侵”店家很反感 外卖小广告“入侵”店家很反感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