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蓬莱清浅在玉环
2018-08-27 14:54:42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王祖青 林楚炳

  玉环,玉环

  在长安。

  在骊山脚下的长生殿、华清池畔,在雍容华贵、倾国倾城的杨贵妃半裸塑雕前,尽管雾霾笼罩,我却依然久久地凝视着眼前仪态曼妙的贵妃娘娘。

  天生丽质,温泉水滑,渔阳鼙鼓,惊破霓裳……

  《长恨歌》,在心头吟诵。

  “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

  爱的绝唱,感人至深。

  玉环之美,令一代君王朝思暮想、肝肠寸断。

  于是,便有了“临邛道士鸿都客”,天上人间的寻觅;便有了“忽闻海上有仙山,山在虚无缥缈间”的蓬莱仙境。

  长恨一曲千古迷,长恨一曲千古思。

  蓬莱在何处?在山东,在浙江,曾经许多的沿海岛屿,历史上都曾被称作蓬莱。现在,更有人把浙东南大海里,一座地名叫玉环的海岛,让它与杨贵妃扯上关系。

  这海岛,便是我的家乡玉环市,一个美如玉环,中国最年轻的海湾城市。

  我知道,眼前的贵妃娘娘,与我远在东洋大海里的家乡玉环,隔着几千里,山高路远,她俩应该是没有关系的,但心,却那么愿意这种关系是真的,真希望蓬莱仙境般的家乡大雷山清虚宫里,留有太真仙子参禅修道的影子。

  可惜,这只是梦。

  哦,玉环,多么美妙动听的名字。

  玉环,你是女娲补天时,散落在东洋大海里的一把七彩石子。

  玉环,你是书家狂草时,一笔长撇收稍时,洒脱在留白里的遗墨。

  玉环,你是山水画卷里的一艘小船,泊在烟波浩渺的浪涛里。

  玉环山……在海中,周回五百余里,去郡二百里,上有流水,洁白如玉……

  这是《太平寰宇记》中对玉环的一段记载,也是玉环这个地名的真正由来。

  在三合潭,感受岁月沧桑

  玉环山,混沌初开时,你的一座座山岛,从汪洋大海里跳出,高低参差,或巍峨峻峭,或小若馒头,或绵延,或孤立,或沉寂宁静、青山如黛,或火辣辣岩浆喷涌、山灰缭绕。

  玉环岛连绵的山,大多都胚胎于本岛上的最高峰田螺基山。山上古木参天,山花遍野,溪涧淙淙。潺潺的山泉,滋润过山脉上的树林,涵养过平川的草木,然后跌落溪涧龙潭,漫溢在浅滩处,与一片片、一道道涌上浅滩的海水,相拥相融。

  “欧居海中”。

  这是《山海经》上的文字。近来有人论证,说玉环城关的三合潭遗址,便是远古时代欧国的都城,虽然说那只是一种设想,作为都城,三合潭遗址,似乎小了些,但它却是三千年前人类在浙东南海岛生活、繁衍的一个重要见证。

  兰花溪、大福溪、龙潭溪三条小溪流汇合成潭,潭边是冲积而成的肥沃土地,土地的深层处,堆积着春秋战国、商周及新石器时代的原始瓷和印纹硬陶,还有密集的木柱、木桩和大量的生活农用器具。

  遗址延续期长达1800年,是距今3000——4000年的东南沿海岛屿罕见的多层文化遗址。

  海,就在三合潭边潮涨潮落,波卷浪舒。广阔无垠的海,水环浪绕着这些历史沉积,轰鸣、湍急的涛声深处,曾经是一湾一湾,一岙一岙,世外桃源般的幽静村落。

  大雷山,骨骼清奇

  山水悠长。

  溯同善河而上,过柏台,仰首,巍巍处,便是大雷山。

  从雁荡奔腾而来的大雷山,山体伟岸,气势峻拔,峋岩叠翠,水泉万变。春日的山顶,常常在云涛雾海里若隐若现。

  若晴日,登临大雷山巅,极目四望,山川绵延,海天浩渺,据说可以看到温台地区的七个县市。

  我曾轻轻地从大雷山的一条叫竹夹坑的溪涧拾级上山。

  青青竹,生长在溪边的山坡地里,春日,地上是破土而立的笋。

  此时,可以忘记心身里的疲惫和烦恼,捡拾起丢失的童真,在山水画卷里,吹着轻柔的山风,让头发飘散,让心绪飞扬,让风衣伴着竹枝飘曳,让风情万种。

  我曾听流水岩头,山泉跌宕的清音。

  我曾爬猪姆栋天梯似的石级小道。

  我曾领略曲岭松风的曼妙胜景。

  哦,野性的大雷山,林木葱茏,富氧,神清气爽。

  清幽宁静,骨骼清奇的大雷山,在你博大的胸怀里,有传说中的“太极仙翁”葛玄修身炼丹时留下的清虚宫。葛玄是东汉至三国时期的著名道士,四大天师之一。他的后继者陶弘景,人称“山中宰相”,也在大雷山垦荒炼丹,是他们让玉环这块天涯海角,登上道家七十二福地的黄榜。

  在灵山寺,听禅

  一枝红梅吐妍时,我走进竹冈,走进灵山寺。

  佛殿巍峨,盘坐于四面环山,双溪长流的凤凰山谷。

  梵音袅袅,香火缭绕。

  灵山寺,1300年前启爽大和尚历尽艰辛创建的玉环首家寺院,历经唐、宋两朝皇帝赐封,明清时期一直是浙南佛教胜地,迄今还是玉环市最大的佛教寺院之一。

  整肃衣冠,任由佛引领,我虔诚地走进寺院。

  大雄宝殿前的两只硕大的石缸里,夏日里见过的睡莲,已经在秋风冬雨里真的睡去,只有旁边那对石墩,依然默默地相对而坐,守着大雄宝殿之门。

  和尚妙慧,笑盈盈捧一杯清茶与我,那茶韵,仿佛自唐代咸通年间穿越而来,清香淡雅,弥久留香。

  “路远碧天唯冷结,沙河遮日力疲殚”。芒鞋竹杖,箪食瓢饮,僧人的生活,并不逍遥自在。

  他们皈依持戒,取经苦行,吃斋念佛,妙慧和尚说,唯慈悲和善良,可以缝补人生的缺憾。

  钟声起,木鱼响,袈裟一领,静坐佛前,任春风春雨摇曳出满山的春花烂漫,无限诗情,僧,依然岿然不动。

  灵山有骨,灵水有魂,在灵山回荡的钟声里,每一记钟声,都有醒世而悠长的禅意。

  从灵山回时,心肺如洗。

  火山,茶韵

  北纬28度,国人引以骄傲的神奇纬度。

  一座休眠万年的火山,坐落在玉环一个叫镶额的古老村子旁。它状若覆锅,静静地矗立于东海边的群山之中。

  春风带润,万峰流翠。

  覆锅的边上,是一片片油绿的茶树。海风携着海雾,轻轻地在茶叶尖上滑过,留下几许晶莹的露珠,淡雅的水墨里,画布上洋溢着海岛特色的茶乡风情。

  我是闻着茶香去的。

  蓝底白花的旗袍,笑意盈盈,纤手握一盏鹅黄色的花茶,你敬我如宾。

  透过手上的玻璃杯,我数着杯里灵动的小茶花,一朵、二朵、三四朵,薄薄的花瓣飘在水中,剔透,轻盈,那茶水,清纯、素淡。

  “我从没喝过这么清香的花茶。”我轻轻地说。

  “这是用茶花泡的茶,我们招待贵宾时,才舍得用。”旗袍女孩的嘴甜甜的,很是受用。

  茶水氤氲。

  我盯着那盏茶,茶水中的小花,如一片片卷舒自如的白云,又仿佛是一个白衣素服女子。她身上挎着背篓,头上戴着斗笠,在清明前的茶山上,在春雨淡雾的氤氲中,一手一手飞快地采着嫩嫩的茶尖。

  我盯着那盏茶,仿佛要读懂它三生三世醒人耳目的韵味,读它的诗意飞扬意味深长。

  火山,在沉寂万年后,现在,因为这杯茶,这一片土地开始喧闹,很多人像我一样,前来仰望火山口,前来眺望宽阔的东洋大海,前来感受火山曾经的喷薄和奔放,感受茶香里石峰山的美轮美奂。

  东沙,海韵

  坎门东沙,一湾天然。

  太阳的余晖抛在东沙宁静的港湾里,一波一波涟漪荡漾。

  风轻轻地撩起一线水,在浅浅的沙滩上留下一道吻痕。

  红岩礁,像一座座山峦丘壑的微雕,安然于微波细浪中。

  华灯初上时,鳞次栉比、层层叠叠、依山而建的一幢幢石屋窗口,错落有致地点起一盏盏柔和的灯火,“海上布达拉宫”,在湛蓝的天幕和幽暗的大海边上,渐渐辉煌。

  此时,星星和渔火相互羞涩着,海天,醉眼朦胧。

  马达声惊破码头的宁静,有渔船进港。

  是小网海鲜,一船活蹦乱跳的鱼蟹。

  今晚,好客的东沙人,摆出一桌的海味,还有海量的老酒。

  划拳声里,我醉在热情的涛声中。

  涛声,是东沙渔村里唯一的天籁。清晨,在天籁里醒来,心弦,被涛声拨动,起床,爬上东山,朝着涛声的方向走去。

  普安灯塔闪烁着微光。海面上薄雾轻笼。遥远的鸡山、大鹿、披山诸岛在七彩的朝晖下,犹如海市蜃楼,缥缈在海上。

  从游步道下到观海平台,涛声开始喧嚣,海边巨大的峭壁洞窟里,传来海浪撞击石壁时的可怕声音,或幽咽如泣,或鬼哭狼嚎,或如鼓如雷,而在不远处的海中间,一组灰暗的礁石上,白浪千万次地在礁石上旋转翻滚,仿佛要努力地洗净礁石身上那永远的黑。

  一只鸥鸟飞在东沙与南排山之间的海峡上。一艘货轮犁开朝霞宁静的海面,向外海航行。绮丽的风景里,沙滩、老屋、炮台、灯塔和青山,在霞光的洇染下,东沙渔村妩媚成羞涩的少女,人见人爱。

  婉约的湿地公园

  “浙江玉环漩门湾国家湿地公园,这两天迎来今年第一批反嘴鹬鸟群。经过短暂的停留、觅食、补充能量后,反嘴鹬将陆续北迁,飞往西伯利亚地区繁衍后代。反嘴鹬因喙细长尖翘而得名。”

  这是央视2018年3月10日晚《新闻联播》上播报的台词。

  电视画面中,漩门湾里千鸟翔集,或盘旋、或歇息、或在浅滩处的水中觅食,整个湿地公园,精灵群舞、繁花似锦、景致醉人。

  踏着《新闻联播》的余音,我们走进湿地公园。

  租一辆双骑自行车,浪漫的春心,在花海间穿梭。

  草木不负春风的盛情,玉兰开了,油菜花开了,桃花开了,梨花开了,樱花也开了,芦蒿抽芽了,小荷出水了……

  飞鸟追逐春风的邀约,白鹭来了,苍鹭来了,反嘴鹬来了,黑嘴鸥来了,琵鹭来了,野鸭来了,莺儿雀儿都来了……

  放慢你的脚步吧,在这里你可以是松散的,慵懒的,可以在河塘边、花海间停顿半宿,可以一时的忘我,一时的静谧,在水墨的宁静和留白里,慢慢沉醉。

  天气晴好,湿地公园里的每一草一木一枝一叶,水洗般干净。树林里,草丛间,水塘边,你轻轻的脚步,不经意间,会惊起一只鸟儿。仰起头,天蓝蓝,飞鸟远去,此景婉约,可以荡涤纷乱的心绪。

  大鹿岛,诗意的名片

  宁静悠远。

  大鹿岛,中国诗歌之岛。

  茫茫沧海,小小的2平方千米岛礁,如一叶扁舟,漂在汪洋之中。

  绿植几乎覆盖了全岛,山岚海雾,弥漫在枝蔓花丛间,山崖上危峰峻岩,石神礁奇,白浪涛声,蓝天碧海,绮丽的海岛风光,还有神奇的鹿神传说,诗意盎然。

  一把凿子,一柄手锤,洪世清,一个痴情山水的人,他把一块块天然的礁石,点化成栩栩如生的海洋生物。

  鲨鱼、带鱼、黄鱼、章鱼、螃蟹、龙虾……它们都爬到了岸边,潮来时,它们在水里游动,潮去时,它们蛰伏在游人的脚边。

  洪世清,你每一凿的胸襟,比沧海辽阔,比时间深邃。

  罗汉岩、龙门桥、石窟群、龙游洞、寿星岩、将军洞、狮子岩、龙潭,这些由海水侵蚀而成的礁岩景致,蜿蜒起伏,石骨嶙峋,恣意的美,喷薄的想象,海阔天空。

  涛声,是大鹿岛上一首没有休止的乐章。即使无风,大鹿岛的东南海边,也浪高三尺,岸拍惊涛,雪卷千堆,似钟如鼓的撞击,扣人心弦,蔚为壮观。

  海之蓝,海之阔,立于潮头,当怀谦卑之心,听海潮和礁石的交谈,看海鸥展翅飞翔,云卷云舒。

  大鹿岛,一张玉环最诗情画意的名片。

  在这里,远离塵市,可以不问朝野,不问红尘,兀自逍遥。

  在这里,青鸟殷勤,相约瀛洲,一杯茶,一壶酒,赛似过海八仙。

  “蓬莱清浅在人间,海上千春住玉环”。

  大鹿岛,你镶嵌在蓬莱仙境般的玉环市,最美的画里。


专题报道
台州市第二届网络“风云榜”评选
《VR看玉环乡村振兴》
“五问入企、五心服务” 助力民营经济健康稳定发展 ——玉环持续深化扶工助企活动”
大桥梦圆时
宣讲名师集中展示活动专题
第二届台州网络文化节
浙江省第九届网络文化活动季
2018·亚洲旅游影视艺术周
八八战略十五年视频展播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图片新闻

果农给种植园穿上“冬衣” 果农给种植园穿上“冬衣”

海山乡组织开展鱼类增殖放流活动 海山乡组织开展鱼类增殖放流活动

政府出力 企业让利 村村合力 全力消除集体经济薄弱村 政府出力 企业让利 村村合力 全力消除集...

书画名家来玉采风 书画名家来玉采风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