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走温州
2018-10-31 10:43:20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王祖青/文 刘连华/摄

  轿车从芦浦互通进入玉环高速跨海大桥,向着乐清南塘方向一路奔驰,我那坐在副驾上,已近耄耋之年的父亲,嘴里竟然像小孩似的兴奋地喊:上大桥啦!上玉环高速大桥啦!父亲今天的心情很是激动,似乎有点“白日放歌须纵酒,青春作伴好还乡”的味道。他的眼睛不停地向车窗外顾盼,仿佛要将大桥连同整个乐清湾看个够。

  “了不得,了不得,双向六车道,跨越整个乐清湾,造这大桥得多少钱啊!几十年、乃至千百年来,玉环人梦寐以求的大桥终于通了!雁荡近了,乐清近了,温州也近了!”父亲一路嘀咕,他还不停地用手指着海面上的一座座岛屿说:“那是鹰公,那是茅埏,那边是雁荡山,这叫茅坦、大青,那叫大横床,哦,小横床是属乐清的。”父亲在感慨大桥雄伟壮观的同时,他对散落在乐清湾里的那些岛屿竟然如数家珍。看得出,他对乐清湾非常熟悉。

  今天,我是特意带父亲一起来体验刚刚建成通车的乐清湾大桥的,所以,十几分钟后,当车子飞驰过了大桥,我们便从乐清南塘互通折回,再走上大桥,向着玉环方向奔驰。

  我说爸,有了这座大桥,如果我们现在想去温州,用不了一个小时,去雁荡山,用不了二十分钟,可方便了。

  父亲是由衷地感慨、不停地叹息!他说:往后走温州,可就像走邻舍,想来就来,想去就去了。

  我说是啊,天堑变通途,玉环和温州实现无缝对接,对于玉环人,温州再也不是遥远的地方。

  说起温州,父亲的话匣子自然又打开了,那是我听过N遍的老话题,但今天我却没有打断他的话柄。

  父亲说那是上世纪六十年代末的一个夏天,生产队里托关系从温州搞到一批肥田用的氨水(那时还没有尿素等化肥)。生产队长带着年轻的父亲,两人一起去温州提货。

  那是父亲第一次去温州,也是第一次出远门。

  他们走的是水路,那时从玉环去温州其实也只有水路比较方便。

  带了点母亲烙的荞麦饼当干粮,父亲和队长来到清港泗头港的简易码头,他们将搭乘昨日就过来约好的木帆船前往温州。木帆船装载着一船运往温州的腌制桃李,等到晌午潮水涨平,帆船才扯起满帆,向着温州出发。

  海天茫茫,浊浪滔滔,木帆船出了漩门湾,在开阔的海面上行驶,它就像一片树叶在水面随风飘荡。父亲晕船,他靠在装满桃李的麻袋上晕头转向、动弹不得,任凭一路上山岛竦峙,风光奇秀,他耳目中只有海风猎猎,逐浪滔滔,其他的都浑然不知。

  父亲说自己不知吐了几次。木帆船经过一天一夜的行驶,终于到了温州十八架码头。第二天,木帆船卸了腌制的桃李后,五六辆木板车从远处拉来五六十个大炮弹似的、油光锃亮的氨水瓶,等装上船,潮水也慢慢地涨了,本来就可以往回走了,船老大却说海面起大风,今天走不了。

  队长只能干着急,因为他担心的是农事不等人。

  父亲说自己却很开心,因为终于可以有时间去温州城里逛逛了。

  五马街,妙果寺,安澜亭,江心屿这些温州最有名的地方,父亲说那时他都走过。他还说,他一生没给我买过几样玩具,那一次,却下了狠心,在温州百货大楼,给我买了辆玩具小汽车,回家后,让我在村子里的小伙伴们面前显摆了好长一段时间。从此,也让我年小的记忆里,有一个叫温州的遥远而美丽的城市。

  那一夜,队长和父亲舍不得住小旅馆,他们就躺在木帆船的甲板上数星星。父亲说好多的蚊子给他叮起无数的红包包。好在第二天,风轻海晏,木帆船顺风顺水的返航,父亲说返航中他虽晕了几回,却再也没吐。

  我说爸,你说的十八架码头,早年其实就是温州市区瓯江边上的一条小河叉,玉环走温州的小货轮,大多都停靠在那儿装卸货物。你知道吗,你儿子我也在那儿的机帆船甲板上睡过一晚。

  你怎么也睡过?父亲不解地问。

  那是三十年前,我在县交通局所属的一家企业做文员。

  夏季的一天早上,我刚跨进厂部办公室,厂长在外来电,让我马上航空邮寄一组阀门样品去美国。于是,我匆匆整理打包,随后一打听,附近县市的邮局,竟然没有一家能办理航空邮寄业务的,最近的邮寄处,它远在温州。无奈,我向出纳要了二百元钱费用,急急忙忙赶到楚门长钓嘴码头,搭乘隔日往返的楚门至温州304号客轮,踏进船舱,轮船起航的汽笛刚好拉响。

  客轮载着满满一船人和货物,缓缓驶出漩门湾。它拐过鹰公岛,驶离分水山,在大麦屿港作短暂停留,然后在东海海面上劈波斩浪,在瓯江口里逆水行舟,四个多小时后,轮船终于在温州瓯江边上的望江亭码头靠岸。

  夏日的瓯江,浊水深流,舳舻穿波,江岛塔影,鸥鸟翔集。环江路上近水幽亭,绿树蔽天。一踏上这片心心念念的热土,眼前的景致,就已经乱花迷眼,醉入心扉。

  温州对于敢闯敢拼的玉环人,应该并不陌生,尤其改革开放后,温州经济迅猛发展,玉环人购买产品设备、配件,置办嫁妆,添置高档商品,甚至求医问药,都把温州当作首选之地,但我却是第一次踏上这片富庶且充满神奇的土地,这里的一切对于我,充满好奇。

  江心屿的奇秀,五马街的繁华,甚至传说中的白鹿,当年父亲说过的关于温州的许多故事,在脑海里一个个浮现。我想,等寄了邮件,今天,我可要好好地逛逛温州。

  找到邮局,填单交钱后,我傻了眼,带去的两百元钱,买了船票,交了邮费,只剩下五块钱。此时,已是下午三点,回玉环已经没有航班,即使有,我也买不起船票。当初出门时,我是低估了邮资,没想到第一次来温州,我竟然沦落到几乎流落街头的地步。

  所有的美景都抛在了脑后,漫步在五马街上,不为琳琅满目的商品吸引,只为能碰到一位可以借钱给我回家的熟人,可是,茫茫人海,能听到的,都是咿咿呀呀我听不懂的温州话。

  熟人,你在哪里?

  忽然想起父亲曾经说过,玉环走温州的货船,大多停泊在十八架码头。我想,那儿肯定有玉环人。通过几番问讯,天色向晚时,我总算找到了那儿。此时,码头上空荡荡的难见一个人影,几近干涸的河道里,泊着几艘小型的机帆船。一艘机帆船的甲板上,一位脸色黝黑的中年大叔,似乎正在淘米做饭。我站在岸边高声地向他打听哪一艘船是玉环船,不想他操一口家乡浓郁的太平话,他说自己的船就是玉环船。

  哦,亲不亲,故乡人。

  走过跳板,上了船,我跟大叔说明了原委。大叔笑笑说:王百万出门还借雨伞呢,如不嫌弃船上脏,就留下一起吃晚饭,晚上等潮水涨了,坐我船一起回家。

  我是感动得直想哭。

  躺在机帆船的甲板上,数着星星,想起当年父亲从温州给我买的玩具小汽车;想起自己那已经两岁,活泼可爱的儿子;想起今天在五马街商店里,看到琳琅满目的儿童玩具,自己却无钱购买时的心情。心里是五味杂陈,真的不是滋味。

  深夜,水涨船高,我在马达声中惊醒,机帆船开出了十八架,我可以回家了。

  渔火伴着星光,慢慢地向后退去。出了瓯江口,海天之间是一片漆黑的混沌和恐怖,一种凄凉惨淡,在心头油然而生。它让我真切的感受到“惶恐滩头说惶恐,零丁洋里叹零丁”的滋味。想大叔长年累月跑在这条航线上,尝尽凄风苦雨,颠簸飘荡,那份艰辛寂寞和险恶,可想而知。

  第二天早上,我们在清港泗头码头上了岸。我将手中仅有的五元钱,作为路费交给大叔,大叔说什么也不要,我只得作罢,心想往后有机会一定要去谢谢他,可是这些年来,一直没有践行,对不起了,大叔。

  第二年,我辞去厂里的工作,自己开店做起了买卖。店里大多商品要从温州进货,于是,我便频繁往来于温州与玉环之间。那时,玉环的经济快速发展,人们与温州的联系更加紧密。走温州的客轮,在原有的基础上,增添了“中山湖”“太阳神”“蓝捷”“金欧”等高速客轮,每天来往温州十多个班次。虽然方便多了,可上船落船,碰到大风浓雾天气,客轮停航,人们依然只得望洋兴叹。

  2003年,我买了第一辆汽车,用于上温州、路桥等地进货送货。那一年,玉环通往乐清东山的滚装轮渡,也刚好建成并投入使用。汽车走温州,终于可以不用取道温岭绕上一大圈了,可是,渡轮的航行,受天气等许多原因制约,它依然难以尽如人意。

  岁月匆匆,如今的玉环不再是偏于一隅的海岛,随着g1523高速乐清湾大桥的建成,拉近了玉环与温州、与世界的距离。玉环从交通末端,将演变成交通枢纽。这个太平洋巨大母性容器里,最边缘的一个小句号,这个中华神州大陆架东南面,最遥远的天涯海角,这个历史上曾几度如弃儿,一会儿属温州,一会儿属台州的海岛小县,已经演绎成一座现代化的海湾城市。

  车在大桥上向着家的方向飞奔,桥塔接云,钢索斜拉,车轮在桥面上近乎无声滑翔。几辆浙c牌照的温州轿车擦身而过。我说爸,你看这些都是温州车,他们大都是来玉环观光旅游的。我们玉环的文旦、海鲜和美景,已经成了温州人的香饽饽,他们把玉环当成了后花园,听说光通车第一天,就有温州千人旅游团前来玉环,把玉环的景区、酒店、宾馆、甚至排档都挤得满满的,以前是我们走温州,现在是他们走玉环。

  老爸笑笑,他说现在玉环已经走进了高速时代,用不了多久,她将又有质的飞越。


专题报道
《VR看玉环乡村振兴》
“五问入企、五心服务” 助力民营经济健康稳定发展 ——玉环持续深化扶工助企活动”
大桥梦圆时
宣讲名师集中展示活动专题
第二届台州网络文化节
浙江省第九届网络文化活动季
2018·亚洲旅游影视艺术周
八八战略十五年视频展播
迎战超强台风“玛莉亚”
在玉环最多跑一次
图片新闻

市城建集团:拆除老破旧,打造新面貌 市城建集团:拆除老破旧,打造新面貌

我市春节各类旅游线路新鲜出炉 我市春节各类旅游线路新鲜出炉

我市两座水库水质自动监测站通过省级验收 我市两座水库水质自动监测站通过省级验收

石雕遭“遗弃” 热心市民望物归原位 石雕遭“遗弃” 热心市民望物归原位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