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玉环 视听 聚焦 评论 图片 旅游 法治 全球 社会 体育 娱乐 健康 经济 教育 科技
登顶龟山读公园
2019-01-31 10:06:56  来源:中国玉环新闻网  作者:方贵川/文 应军/摄

  龟山,在楚门,紧紧地贴在丫髻山的边上,一座山就是一座公园。依山而上,就像在走读一座搭建在蓝天白云间的文化殿堂。

  曾经以为,“天公作美”一说,只是人们在特别情形下的一种情感表达,谁料想,有时候还真有这么一回事。

  2019年1月6日上午,久违的阳光穿过密密的树丛直扑大地,泼洒在龟山之巅的公园平台上,平台四周的花卉小草舞动着腰肢,开心极了。此时,树荫底下的看台上坐满了观众,他们当中有应邀莅临指导的玉环市武术协会的会长、副会长以及秘书长,有来自全市各地的武术爱好者,还有的是在龟山公园晨练的观众们。

  奔放、悠扬的乐曲在空旷的平台上空欢快地流淌,双龟塔下、健身亭旁彩球舞动、彩带飘摇,树的缝隙处挂满了“运动是健康的源泉、健康乃生命之精彩”等主题标语。这些气球、彩带和标语给平日里宁静、翠绿的龟山公园披上了山欢水笑的盛装。

  10时许,在泉水般的音乐声中,主持人周灵聪老师手持话筒,缓步上台,首先发表了激情洋溢的致辞。原来,此时的龟山公园正在举行一场以拳会友的武术“迎春大会”。

  不一会,20多位穿着武术表演服装的男女运动员齐刷刷一字儿站在舞台边上,那模样,像战士临战前的集合待命,主持人周灵聪老师更像是一位指挥员,随着他的话音起落,运动员们首先表演了团体陈式(74)简化太极拳。有人说,相比于个人演练,团体的表演既注重动作的规范性,更要求动作的协调性,因此难度更高。也许是这一节目的规范性和协调性都达到了较高的层次,大家报以热烈的掌声。

  接着轮番上场的有拳、扇、刀、剑、棍等多种武术表演节目。其中有林心明的42式杨氏太极拳、钟景福的56式太极拳、林君的炮拳、王建秋的南拳、安熙的田岙拳;有素分、金凤的太极扇;有苏阳、素英的太极刀;有金凤、彩女的42式杨氏太极剑以及周金云的六段剑;有林存德的少林棍,还有肖行华的散手和观众们时不时发自内心的阵阵喝彩。

  运动员的表演像严冬里的一把火,激动的喝彩和掌声将武术迎春的表演活动一次又一次地推向了高潮。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台上台下暖意融融。

  运动员们有的身手敏捷龙腾虎跃;有的刚柔相济行云流水;有的虎虎生威杀声动地。一个多小时的11个节目,真是刀枪棍棒显身手,南拳北腿展英姿,可谓十八般武艺全武行,给人以力和美的享受和蓬勃向上之震撼。

  龟山公园管委会,下设“拳友会”,习武成风藏龙卧虎。有人告诉我,这次活动是管委会举办,拳友会承办的。

  上龟山公园的晨练者大多是楚门一带的中老年拳友,也有一些来自周边乡镇的武术界同好。因此,演习身手拳脚和刀枪棍棒是龟山公园的一大亮点。20多年来,多少个风雨晨昏,人们朝圣般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活跃在龟山公园的绿荫中、道场上……

  活力四射的太阳把风吹暖了,满山满坡的松树、冬青树和香樟树的枝头闪烁着墨绿色的光晕,鸟儿翩飞着呼朋引伴赶来凑热闹。大家都说龟山公园管委会的武术迎春大会组织得很好,表演的节目萌萌哒,异彩纷呈,并说今天的活动似乎连老天爷也分外给力,出了个前后一个多月没有露脸的太阳。

  我一直相信,无论走近一个地方,还是认识一个人,都是需要缘分之神在冥冥之中牵手引领的。就拿楚门这个曾经是我读书、工作过的第二故乡来说吧,我曾经无数次地爬上过这里的许多座山峰、翻越过这里的许多道坡岭,但却从来没有攀上过眼前这座叫做龟山的山岗,更不知道通往龟山之巅还有一条“弯弯石径诗铺路”的山道文化长廊。

  好机会说来就来。

  第一次登上龟山公园是在2017年8月13日。当时,正值大暑时节,太阳像一团火球,把大地烧成了一只滚烫的蒸笼,知了和许多不知名的夏虫组成的合唱团一个劲地把歌声唱得山摇树动。

  周灵聪老师的邀请像这天气一样热情,他让我和陈树刚先生一起前往龟山公园参加新一届管委会“一期工程完工”的庆祝活动。

  周灵聪,原来是楚门中学的体育老师,科班出身。周老师后来辞职下海创办实业,再后来,在楚门商会的平台上与我有了较多的交集——周老师曾经是楚门商会的副会长,他豪爽热情,多才多艺,他办事果敢缜密,肯吃亏、好沟通,而且慷慨公益事业、是一位气场很高的组织者和社会活动家……

  都说山门牌坊是一处景观风景点的颜面和招牌。

  像许多别的地方一样,龟山公园入口处耸立着一座高大的山门牌坊,牌坊上镌刻着“楚水长流意恋湖光塔影;龟山不老情联海韵涛声。”“朝晖醉长天流云吐月;夕照醒大地幽谷吞风”和“赏景强身人松共寿;登山揽胜物我同春”等楹联。这些作品是已故楚门楹联界前辈郭群先生和玉环楹联界前辈张子训先生的作品。楹联的电脑字体虽然没有什么亮点,但联语涵纳的意蕴,和描写龟山公园山光物态的画面却长卷似映在眼前,大大地轻盈了我们登山向上的脚步。

  山道弯弯,浓阴匝地,鸟儿在树丛中吹箫弄笛般放声高歌。无数如凉亭、长廊、石雕神龟、记事碑等人文景观在弯弯的山道间仪仗般矗立。

  “浑忘甲子庚寅岁,笑沐东南西北风。”凉亭石柱上是潘步青老师的联句。赏读楹联,赏读这凉亭四面八方的青山绿水,沐浴这春夏秋冬、东南西北的悠悠小风,该有多少岁月如流,人生几何的感慨涌上心头呵!方抬头,我市书法界前辈周莹先生题写的“龟山观日”迎宾门迎面而来,两旁是戴汉节老师的佳句:“龟鹤无忧方益寿;山河大度自延年。”无忧的龟鹤、大度的山河,被戴老师用到了咏唱龟山公园的联语创作之中,戴老师不愧为大手笔,寄人生感悟和良好愿景于尺幅之间,言简意赅,意味深长,好联语既像一剂长寿吉祥的清凉散,又像一首文思纵横、襟怀豁达的祝寿歌。戴老师的书法笔走龙蛇,奇趣横生,但他老人家向来惜墨如金,由他自己撰联并书丹的墨宝更是难觅踪迹特别珍贵。

  龟山,据楚门镇志记载:龟(方言读“鸠”)山,又名“石龟观日头山”,山嘴形似龟头,背脊处有一片达两千余平方的长方形石坦,色呈乌黑,酷似龟背。

  “背依丫髻峰游子登临开眼界;头引龙溪水生民灌取润心田”。龟乃大地之灵物,蹲伏在秀女发髻一样的山峰下,行藏于汩汩流淌的龙溪涧水中。黄云鹤先生撰写的联语可谓一语双关,既交代了龟山公园的地域所在,又活化了龟山吞吐呼吸于楚门、龙溪山水之间的灵异现象。黄老先生早在上世纪五十年代初就有诗作发表在国家级刊物《红旗歌谣》上,因此,他的作品自有别样气概。

  现在,三位老人都已经走了,但他们好像始终没有走远,他们依然并肩行吟在龟山公园的唧唧虫声中。

  ……我们终于登上了龟山之巅。这是一片坦地,很平,像上小学时的操场一样平坦。坦地东面有一座直冲云霄的双龟塔,浑身沾满了玉环、楚门的许多文化元素。西边是一座“观日亭”,依亭而坐,目光穿越树的缝隙,向北远眺,看得见楚门大地滚滚红尘间的幢幢高楼和纵横市廛,可怎么也听不到半点熙来攘往的尘世喧闹,有的只是“槛外淡烟无墨画;林间疏雨有声诗”。同伴说,在龟山顶上看楚门闹市仿佛在观看一场无声电影。此情此景,极大地契合了王相周先生题写在“观日亭”上的那副“佳日来游可览四时丽景;闲亭小憩胜登百尺危楼”的联语意境。

  龟山公园沿途是景,而且这些景物附丽了许多高品位的文化符号,所以,攀登不高的龟山居然让我们磨磨蹭蹭地走读了近一个小时。

  上上下下的晨练者在我们的身边走过,身手轻捷、步履生风。

  登顶龟山百米高,亭台楼阁隔尘嚣。

  弯弯石径诗铺路,密密林荫鸟弄箫。

  爬岭矫如追兔虎,下坡势似扑禽雕。

  强身健体忘忧乐,笑口常开不老谣。

  这是我后来写成的《龟山公园晨练观感》。

  一个莺歌燕舞、虫声唧唧、花草含露的春日清晨,我第三次开启了龟山公园的攀登之路。

  身边。又是背剑提棒、健步登山的人流。

  戴一副眼镜的肖行华,人高马大,练得一手好拳术,他是龟山公园管委会的副主任、拳友会的会长。此时,我与他正结伴盘旋在上山的石径上。

  刚才,肖主任陪同我先后拜访了王雨球、徐贤良两位龟山公园的前辈。王、徐两位老人,一位89岁,一位88岁,身体都很硬朗,说起话来依然思路清晰中气十足,只是徐老有点腿脚不便,腿脚不便的徐老今年以来很少上山锻炼了,王老呢,今年上山的次数也大不如前了。

  他们告诉我,龟山公园始建于1992年,当时楚门只有一座南山公园,成群结队的晨练者都往那里挤,人多了,场地逼仄,空气也不好了。于是,退休老干部方秋泉等前辈就牵头修起了龟山公园。

  原先,龟山一带树木稀疏,荒草萋萋,零星的土地东倒西歪地延伸在贫瘠的石头缝里,村民们上山耕种走的是羊肠般曲折的小道,登上山巅需要经过一大片龟背似的岩石。

  白手起家、开疆拓土的方秋泉等第一代龟山人碰到经费困难时,大家和衷共济,你一百,我五十的自己筹集;碰到道路用地上的拦路虎时,大家只好在荒岗野岭间披荆斩棘。就这样,第一代龟山公园的开发者们,花了整整两年时间,勉强修通了一条抵达山顶的小道和一些基础工程。

  王老说,1994年以后,自己退休了,是病倒了的方秋泉将龟山公园的接力棒交给他的。回想当初,他真的不想接棒,但是,方老病得那么重,还念念不忘龟山公园的建设事业,自己一个健健康康的退休干部,有什么理由不接呢?!他说,好在那时徐贤良也退休了,于是,他们开始了长达23年的漫长合作。

  王老一再强调说,“自己虽然干了那么长时间,但只是跑前跑后牵牵头,老老实实管管钱,其余就是和一帮老同志一起,去找一些单位和个人为公园拉点赞助,没有什么好人好事。”说起自己,王老很幽默也很谦卑。

  “这么多年来,真难为了徐贤良同志,因为老徐是龟山公园所在地的谷水村人,他45岁以前一直是村里的支部书记,在群众中口碑较好,因此,每当龟山公园需要建设用地时,都是老徐出面做工作、逐块逐块拼起来的。”

  “最难得的是,20多年来,老徐几乎把退休后的全部时间和精力都用在了龟山公园的建设事业中,他先是一户一户地做征地工作、然后开岩、修路,再然后又把那些零星边角的山地填平、种上树,砌成墙。这么多的累活、苦活,像自家造房子搞建设一样,常常都是老徐一个人在干的。”说起老徐,王老很由衷,很动情。

  “不过,现在的老徐身子骨依然很硬、说话依然声音如敲钟,这也应当归功于龟山公园20多年的义务劳动哦!”风趣的王老看看精神健旺得连胡子都银光闪亮的徐老调侃着。

  两位龟山公园的老战友开心地相视而笑,笑声像长了翅膀的小鸟飞向窗外……

  王老和徐老,与龟山公园20多年的长相厮守,不禁让我想起了“挖山不止的愚公”,想起了焦裕禄、孔繁森和郭口顺……

  呵,“积德无需人见,行善自有天知。”

  “你们是如何请出周灵聪老师为龟山公园掌门人的?”我心有纳罕,问同行的肖行华。

  “2016年底,王老和徐老年近九十了,再让他们费心公园的事,大家也都过意不去啊。于是,我们多次找到周灵聪老师,周老师说自己德望不够,多次拒绝。没有办法啊,我们只好召开会议集体投票。这样,得票最高的周老师就再也不好推脱了。”肖行华开心地回答了我的提问。

  这就是三代龟山人的集体智慧?!

  我了解到:2017年以来,公园管委会先是接电、通水上了山,再是在山上建起了食堂和厕所,随后实施了场地的填土和平整,然后又完成了围墙、道路、花坦等改造工程。

  经费困难,大家争着捐。一千、八百,一万、两万,最多的周老师捐了三万。

  公园有事,大家争着干。一块青岩石高出地面挡住去路,蒋临江与肖行华,挥动电镐一点一点地铲了整整五个上午。一棵大树被台风刮倒了,大家锯的锯,扛的扛,似蚂蚁搬家劲往一处使。还有德林、财宝、招夫、天侬、孟聪、江霞、素英等好人好事常常被点赞。

  平坦四周需要花木点亮环境,大家争着送来。张才宝送来了小茶梅,肖行华送来了西洋杜鹃,钟景福和程玲霞夫妻俩送来了四季茶花、三角梅、榆叶梅和腊梅。紧接着,江跃明、钟素英、周素芬、金雪琴等送花送草的热情一波接着一波。有人送花送绿植,就有人给花草树木培土浇水;有人浇水培土,就有人为之剪枝造型。更有的如金士夫先生那样,自费雇请小工,购买高档汽车漆,为公园上上下下褪了色的刻字增色添彩。

  公园没有建立党组织,但公园管委会的四位党员骨干自发组织学习,开展红色纪念活动。

  他们自觉并坚持着,是根植于龟山公园的主题词。

  就是这些自觉坚持的涓滴小事,于上些年无偿捐赠山门、牌坊、凉亭的叶德生、余楚金、玉环二医等单位和个人的义举一起,上演了一曲“众人拾柴火焰高”的沸腾活剧。一人拾柴火不旺,众人拾柴火势大,这是2018年龟山公园工作总结中“年度经典”。

  “你们做得很好,短短的时间就超过了我们以前许多年的成绩,我很高兴。”我的思绪仿佛被拽回到了2017年8月13日徐贤良同志在会议上的感慨陈词。

  “昔日龟山无路上,爬坡登岭绕荒岗。无数乡贤齐接力,前人栽树后人凉。”

  是啊,20多年来,龟山公园的人们,有钱的出钱,有力的出力,筹集资金近180余万元,终于让一座荒山,蝶变成了一座绵延20余亩、人气爆棚的山体文化公园。

  哦,龟山公园的人们,没有“等靠要”国家和政府的财政支持,默默地充当着建设龟山公园的志愿者和奉献者。这在建一座山体公园、修一条文化长廊动辄需要政府投入成百上千万元巨资,建成后又常常遭遇管理缺位的当下,不由得让我心生敬意。

  我想,对于一代又一代龟山公园的人们来说,修建公园无异于修筑一座文化殿堂、修筑一座以文化奠基的精神家园。

  祝福龟山公园,祝福龟山公园的人们在灵龟的护佑下吟唱不老的歌谣!


专题报道
《70年70人70秒》短视频展播
【专题】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
台州市第三届网络文化节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台风“利奇马”
精神的力量 初心在身边
70有我更青春
不忘初心 牢记使命
第二届数字中国建设峰会
玉环扫黑除恶
图片新闻

玉城街道:开展“拔钉行动” 助力创国卫 玉城街道:开展“拔钉行动” 助力创国卫

大麦屿:慰问见义勇为好人 弘扬社会正能量 大麦屿:慰问见义勇为好人 弘扬社会正能量

干江盘菜开始种植啦!预计12月份可上市~ 干江盘菜开始种植啦!预计12月份可上市~

大麦屿天宜:点点爱老心 浓浓敬老情 大麦屿天宜:点点爱老心 浓浓敬老情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联系方式
中共玉环市委宣传部主管  玉环市传媒中心承办
批准文号:浙新办[2003]31号;浙ICP备09058876号;浙公网安备33102102331084号
© 中国玉环新闻网版权所有,保留所有权利,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无限玉环

玉环发布